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258章 世上的父母都願意為了孩子去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258章 世上的父母都願意為了孩子去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楚月,你這是什麼態度?”

七長老石觀海緊皺起花白的眉頭,捋須的動作一頓,看向楚月的眼睛,似有雷霆光弧暗閃而過。

“不管是作為父親,還是宗門長老,都輪不到你一個弟子來褻瀆。宗主,大長老,你們看到了吧,葉楚月此人是何等的無禮,又是何等的放肆!”

石觀海惱火地看著吊兒郎當的少年,雖生得一副好皮囊,但那流裡流氣視萬物為空氣的張狂,實在是叫人難以忍受。

楚月眉眼含笑,不氣不怒,扇子一收便徐徐開口:

“這般說來,觀海長老與子瘦兄如出一轍,即便不用血融聖軸去測,都知是實打實的真父子。弟子我若生得糟糕點,為人再差勁點,也能如子瘦兄那般自信。”

這一番話下來,把宗門弟子看得瞠目結舌的同時,也讓人忍俊不禁。

上老下小,誰會不歡喜幽默風趣的少年郎?

“放肆!老朽看你是活膩了!”

石觀海是個沉不住性子的,又頭一回見到這般叫人噁心的弟子,周身氣焰登時如火,武神之氣醞釀而過猶如火山噴發的前一刻。

楚月瞬間躲到了左宗主的身後,扇子指向了石觀海,並道:“宗主,他說你活膩了。”

一秒記住http:

左宗主:“……”他後悔了,他就不該讓這廝給喊上龍鳳高台,攪和了他激情陳詞的召集大會。

石觀海渾身的氣勢驟然收住,被少年的厚顏無恥給氣得夠嗆。

“觀海,你跟個孩子計較什麼?”大長老不悅道:“還有老九啊,你看著小楚那善良的樣子,像是細作嗎?說這種話你的良心就不會痛?”

楚月心虛地摸了摸鼻子,眼角餘光卻都在左宗主的身上。

目前看來,左宗主與石觀海等人並非是一丘之貉。

“咳。”

石觀海還想開口說話,就見站立在吞天廣場的石清蓮以拳抵唇,不經意的輕咳了一聲。

僅僅一聲,就足以讓石觀海冷靜下來,恢複一代宗門長老該有的睿智沉著。

楚月眸光暗閃,眼梢微紅,淺掃了眼石清蓮和在石清蓮旁邊的雲芸。

她這般無理取鬨,既是想看左宗主的立場,亦是想要確定石觀海在宗門的地位和多年底蘊,是否和石清蓮有關。

若真是石清蓮的話,就很有意思了,那相當於在石清蓮五歲那一年的某個時間段裡,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一個年幼的孩子,若隻是神童的話,早便會開智了,又怎麼會等到五歲的年紀。

隻能說在這一年,石清蓮遇到了特彆的事,或者是人,又或者說是……

遇到了毒鳩!

脈絡漸漸清晰,雖未完全明瞭,但也不至於完全地被動。

雲芸緩緩地抬起了眼簾,望向了高台之上那一抹豔麗的紅,隻覺得陽光灑在他的身上,格外的好看。

分明是如紈絝二世祖般不著調的人,卻有著天山聖雪般晶瑩剔透的乾淨。

而那一份乾淨,並非是師兄弟們口中相談的至純至善,而是衝破陰暗卻不染半分的臟。

雲芸秋月般的麵頰,漾起了不易察覺的笑。

當她有所發現後,又很快把這笑容收了回去,板著臉不苟言笑,冷得像一塊冒著寒氣的冰,眉角眼梢都是長老之女的高傲。

“阿姐。”

雲羽說道:“你很喜歡哥哥嗎”

“既是哥哥,為何不喜歡?”雲芸反問。

雲羽看著阿姐的側臉欲言又止。

她聽春門山的侍者說,那日葉楚月來春門山禁閉室時,給雲芸送了許多東西。

“可她好像不喜歡我,也不曾送過我禮物,不像阿姐,能讓他喜歡。”雲羽失落地低下了頭。

雲芸的元神空間,寶箱裡還放置著葉楚月送的“糖”。

她默了默,又望向倍感失望的雲羽,低聲道:“羽兒,她雖初來乍到,但卻是至情至性有血有肉之人,日久天長,感情的事不在一時,更不在禮物與否。假以時日,她會看到你的真誠。”

“嗯。”雲羽敷衍地應了一聲,便耷拉著腦袋,濃厚的睫翼遮住了暗潮湧動不似以往淚光漣漣的眸底情緒。

雲芸並未多想,而是目不轉睛地看向了楚月。

龍鳳台上。

少年衣袂飄飄,踏步向前,右手如刀揮出光刃,在左手掌心劃出了一道傷口,鮮紅血液緩慢地洇開。

她把左手按在血融聖軸,任由聖軸吞噬掉自己的血液。

同時間,雲芸派人所送的藥瓶裡的血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著。

她所鍛的半副元神之體,元神力無比的強大。

若以元神為媒介,本源之火為橋梁,遊走筋脈四肢,將血液輸送到手掌不是難事。

雲喚海的鮮血印在血融聖軸後,兩者的鮮血俱都散發出了耀眼的光,隨即,化作兩粒星辰烙在血融聖軸,成為了圖騰的一部分。

血融聖軸是海神界用來證明血緣關係的一種高等法器。

若不是骨血親人的話,就會是一月一日的圖騰。

反之,就會像剛纔那樣,化作兩點星辰。

“這不可能!!”

雲喚海往後退了一步,難以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畫麵。

“喚海長老所言甚是,這不可能啊。”

楚月跟著驚道。

“定是你動了手腳。”雲喚海瞪目怒喝。

“對,是我動的手腳,血融聖軸是長老您從宗門協會借來的,我葉楚月是有天大的能耐把手查到宗門協會,並且提前對血融聖軸動手。難道說,你壓根就覺得我是個細作,還是宗門協會派來的細作。眾所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若喚海長老一把年紀還這樣蠻不講理,那我,無話可說,悉聽尊便。”

楚月看著百思不得其解的雲喚海,冷冷一笑。

“雲長老,恕弟子有個不解之惑。”卿若水先禮後兵,稍稍抱拳便直言問道:

“為何長老您就萬分篤定,葉大哥她就不是您的孩子,還是說,你知道她或許是你的兒子,但你和山月夫人不僅不喜歡她,還視她為洪水猛獸,而今又來羞辱她。恕弟子直言,長老作為,有失風範。”

卿若水都看在眼裡,這一雙父母不行。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雙親。

那時,他還年幼。

父母尚未死於他人的刀刃。

阿蓮還是鄰家的妹妹。

那夜,狂風暴雨,電閃雷鳴之時,整個村子被屠得血流成河,他和阿蓮被全村人拚死保下,才換得苟延殘喘的生機。

他依舊記得,臨死前,喊殺聲中,母親在屋子裡親吻他的額頭,溫柔地說:

“這世上,任何一雙父母,都願意為了自己的孩子去死,若水,你不是例外。”

後來,他和阿蓮在血水坑窪裡抱著家人的屍體嚎啕大哭,卻再無母親的愛撫了。

卿若水以為,天底下的父母都是這般,他日後有了孩子,也要做這樣的父親。

直到她遇見了葉楚月,才知天下冇絕對,有些父母,不配為人。

譬如眼前的雲喚海和山月夫人。

“喚海不過為宗門著想——”

山月夫人淡聲道:“他怕有人渾水摸魚,試圖魚目混珠,坑害了宗門,那就是雲家的罪過了。如今血融聖軸證明,自是皆大歡喜之事,當然,縱然是我們的秦生孩子,若敢做出對宗門不利之事來,我與喚海也可大義滅親,為宗門而殺子,理所應當。”

她說得冷酷無情,儘顯威嚴,一雙鷹隼般犀利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楚月看。

少年神色泰然,輕鬆又自在,不見半點兒的膽怯。

“嘖,本長老不過晚來了一會兒,吞天廣場就這般熱鬨了嗎?”

龍鳳高台的東邊,霞光萬道彙聚一人之身,來者睡眼惺忪聲音清脆,躺在浮空的舟上伸了個懶腰,饒有興味地望著下方的一出好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