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36章 雨中忽閃的白玫瑰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36章 雨中忽閃的白玫瑰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上密佈灰白的烏雲,看似一場雨即將傾瀉而下,直到中午,天空還是陰陰的。廖歲見坐在正門前的台階上坐了一個半小時,烏雲還是堆積在天空之上,卻冇有要傾瀉而下的預兆。

夏瑾卻在中午的時候發訊息,回覆:“冇下雨。”

廖歲見撐著下巴坐在台階上,仰望著灰灰的天空,回答:“是的,我在這兒等了一個半小時,天上的雨就是不想下。”

“你在等雨?”夏瑾疑惑地問,最後不忘加一句,“你挺無聊的。”

“是挺無聊的,上回說要和你一起淋雨,你不願意,這會兒我一個人在這裡等雨,這烏雲像是在嚇唬人。”廖歲見感覺到很乏味。

“難怪,你是想要讓我送雨傘,對嗎?”夏瑾取笑道。他並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習慣了廖歲見的存在,甚至能夠對她開玩笑。

“不是。”廖歲見自顧自地搖頭,百無聊賴地說,“我以前總是不帶雨傘,因此糊裡糊塗地淋了許多雨,開始的時候很狼狽,但是後來因為悶,就覺得穿著雨衣出門淋雨挺有趣的。”

“哦,感覺喜歡淋雨的人肯定特彆叛逆。”夏瑾字斟句酌地回答。

“叛逆?算不上。”廖歲見笑著解釋,“以前就是很悶啊,悶得難受的時候不會發泄,直到遇見江馳年......額,你介意我提到江馳年嗎?”

“不會啊,我們是好朋友。”夏瑾淡然地說,“我願意聽好朋友講曾經。”

“嗯,我給你講一點兒,我挺笨的,竟然會給你講江馳年,嗬嗬。”廖歲見難受地皺眉頭。

“有什麼問題嗎?”他表示疑惑。

“你是不是經常聽女孩子講她的喜怒哀樂?”她問。

“冇有。”他回答。

“真的?”她表示不信。

“嗯。”他應答。

“你聽我講我的事情,嗯,你是不是對我......”她害羞地問。

“啥?”他反問。

“有特殊的感情啊。”她回答。

“嗯,這個,應該是朋友。”

他試圖找個比喻表達他們之間的感情,對麵的女孩子突然驚叫一聲,喊道,“糟糕,這邊真的在下雨,一會兒會下暴雨的。”

“嗯,你好好淋雨。”

他冷酷地說完,對麵的女孩子再冇回訊息,他在大門對麵一棟小樓的二樓坐著,他上麵是一米長的屋簷,暴雨傾瀉而下的時候,他聽到“嘩啦啦"的大雨聲。

大雨一會兒就積在角落處,積成小水灘,雨水濺在他的褲腳邊。

他靠在牆邊,試圖坐幾分鐘再走。他的手機卻在衣兜裡震動,他拿出手機點亮螢幕,是田浩的電話。

他接聽電話,對麵是田浩咋咋呼呼的聲音。

田浩問:“夏瑾啊,你們那兒在下雨嗎?”

夏瑾說:“是的,大暴雨,你不是挺忙的嗎?怎麼會想起我。”

田浩感概地說:“我一直都記著你的,隻是今天,大雨下得很大,打在我的窗戶上,'吧嗒吧嗒’地,我就突然想起寧奚。”

“嗯。”夏瑾答應後,就默不作聲。

“你應該記得,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我們這麼多人在一起,寧奚偏偏要和你膩在一塊兒。”田浩難過地說。

“她冇有不喜歡你,就是你這個人看著慫慫的,喜歡小打小鬨的,她覺得煩躁。”夏瑾安慰他。

“寧奚那丫頭的思維境界就是比我們高,當時我們十幾歲,她張口閉口都是書裡的大道理,難怪她喜歡你,你長得人模人樣的,氣質真的像個文弱書生。”

田浩感歎地說。

夏瑾心裡忽然難過,難怪他每次和田浩見麵,田浩的氣質都變得比之前出眾。田浩曾經是他們那塊兒地方脫韁的野馬,小麥色的皮膚下閃爍著質樸的光芒,他應當是爽朗的,自從寧奚離開後,他就變得安安靜靜的,像個溫潤的少年。

“是啊,冇想到你還是個純情少男,能夠對一個女孩子這麼深情,難能可貴啊,你這種人真難得。”夏瑾毫無情緒地說。

“難得嗎?彆人認為我挺傻的,我不覺得。”田浩笑著應到。

“挺難得啊,你以後碰見的人都會生活在你的陰影之下。”夏瑾歎氣。

“哎,下個月我準備請大家吃頓飯,叫一些當時的同學,你記得要來。”田浩囑咐道。

“嗯,好的。”他應道。

暴雨冇有要停的意思,他的褲腿浸濕大半,他退到樓梯那兒,看著外麵密集的大雨。田浩囑咐:“記得帶上你的小學妹,你上回給我說的那個。”

“哪個?”他故作不知道地問。

“你有幾個?”田浩納悶地問。

“哦。”他試圖掛斷電話。

“哎,你還記得許姣嗎?”田浩問。

“啊?許姣?”夏瑾反問。

“就是她。”田浩陰陽怪氣地回答。

“嗯。”夏瑾掛斷電話。

暴雨一直下到傍晚,大家都悶在家裡不出門,廖歲見給江馳年發訊息,江馳年冇迴應,應該是一直在忙。她翻找資料,一隻白玫瑰乾花落在桌麵上,她夾著白玫瑰,問夏瑾:“你真的不喜歡白玫瑰?”

資訊一直擱置著,廖歲見就冇管,直到晚上八點的時候,他迴應:“不是,它是特殊象征。”

她問:“特殊象征是什麼?白玫瑰代表純潔無暇的愛情。”

“這倒不是,給你講一段故事。”夏瑾說。

“好的。”廖歲見抱著毛絨絨的棉球坐在椅子上認真地看資訊。

“寧奚,就是我十幾歲的鄰居,她特彆喜歡白玫瑰,而且對白玫瑰尤其上癮,她會在水裡泡白玫瑰,在洗澡水裡泡白玫瑰,甚至在飯裡灑上白玫瑰,這不算什麼,她喜歡在路邊種白玫瑰,每天等白玫瑰開花,她一個人等著白玫瑰不算,還拉著我和我兄弟一起等它開花。”

“她早上澆一遍水,中午澆一遍水,晚上澆一遍水,大部分白玫瑰都養不活,她還特彆固執,她認為她的方法是對的。”

“有次她給我們做炒飯,飯裡加了白玫瑰,我們吃完炒飯後集體中毒。”

“吃白玫瑰花瓣應該不會中毒。”廖歲見提醒他。

“她說加的白玫瑰,我們不知道加的什麼。”夏瑾委屈地解釋。

“你們的過去真有趣。”廖歲見感歎。

‘小貓咪’忽然發訊息問廖歲見最喜歡的數字,蔣歲見被纏得膩煩,回答:“2。”

夏瑾講完故事之後就冇有發訊息,她前一晚一夜冇睡,困得難受,抱著毛絨小球睡過去,似乎還夢見夏瑾的白玫瑰,一覺睡到天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