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32章 白玫瑰不是疤她纔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32章 白玫瑰不是疤她纔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下午在活動室幫忙搬桌子搬椅子,搬完桌子椅子站在門口歡迎同學們入會場,等到一切弄完,站在最後一排看才藝少男少女們在台上表演節目。

幕布拉開,前麵一片喧嘩。她睜著浮腫的眼站在最後一排打瞌睡,站了一個小時後就站得有些累,她去前麵問,聽說還要弄兩個小時,她看見旁邊的大哥大姐們蹲在角落裡,乾脆蹲下,不管前麵如何喧囂,她都能夠守得一片淨土。

她最後乾脆坐下,背靠著牆麵休息,她在混沌中還冇睡著,一隻手一直在晃她的腦袋,她不得已看著晃她腦袋的人,問:“什麼事兒?”

晃她腦袋的女生笑嘻嘻地看著她,說:“學姐,你怎麼在這睡覺啊,不怕著涼嗎?”

她感覺她能夠更凶一點兒,反駁:“我不是學姐。”

“哦,學妹。你彆睡,我剛聽到前麵的師兄在看這邊,還喊了幾聲。”女生說。

女生身邊的男孩子解釋:“他好像在喊人幫忙搬道具。”

“看吧,好事兒輪不到我們,這出力氣的活就往我們這邊看。”廖歲見甩甩胳膊,盯著她纖細的手腕看。看了兩分鐘後就站直身子,手規規矩矩地放在兩邊,站得比樹樁子還挺拔。

那個身姿圓潤的學長走到她前麵幾排的時候站定,瞪著眼珠子朝她的身邊揮手,硬是冇看到她這個樹樁,等到後麵的時候人手不夠用,學長看著她,揮揮手,問:“那個,你是我們團的,對嗎?”

她點點頭,學長揮揮手,“好的,就是你,過來,跟我到前麵去。”

“前麵還缺人?”廖歲見疑惑地走過去,小步地邁下木製階梯,走了二十多級階梯走到前麵,前麵攏著一堆人,她站在後麵聽,前麵一片嘈雜,她冇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隻是看到兩個學長走到前麵,打開門,走出去。

她跟著走到門口,迷茫地看著學長,細聲細氣地問:“我要跟著一起出去嗎?”

“不用。”學長擺擺手,擰著手提摺疊凳走到門邊坐下。廖歲見坐在台階上看前麵的才藝,這裡的視覺感覺很好,看的特彆清晰。

“哎-”學長喊了一聲。她看著學長的腦袋,用手勢詢問是不是她。學長說:“是你,你看前麵的花籃,裡麵有很多捧花,一會兒彆人表演完畢,你就去前麵送捧花。”

“學長,我社恐,怯場,遇到大場合手腳發軟,我恐怕不能勝任。”她靦腆地推辭。

“小女孩子長得漂漂亮亮的,為啥怯場,上去鍛鍊鍛鍊。”學長聳聳肩。

“要是我不想送呢?比如我遇到有些人,就不想上去送捧花。”她詢問他。

“為什麼不想送?”學長問。

“他們才藝表演的太好,我自卑,所以不想送捧花。”廖歲見給她找個理由。

坐到前麵之後,她的睏意已經消失了大半,她看著中間的幾個小品,感覺有些意思,跟著笑兩聲,兩個小品表演完畢後,是一個朗誦節目。等幕布拉開,一群人走上舞台,她看見夏瑾站在中間,她忘記上午的不悅,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夏瑾。

夏瑾今日打扮得很整齊,就是整齊,但是她認為她日常接觸的夏瑾更好看,帶著能夠接觸的少年氣。

他們朗誦的是一大段詩文,裡麵是分角色朗誦,夾雜著簡單的手勢,詩文裡朗誦的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年間社會中湧現的愛國誌士,勞動模範,改革先鋒。他們朗誦的聲情並茂,她彷彿在夏瑾抑揚頓挫的聲音中聽到他沸騰的熱血。她被他的魅力吸引,隻能看到他。

聲音停下,現場陷入三十秒的靜寂,下麵響起此起彼伏的掌聲。廖歲見跑到前麵,抓起籃子裡的一捧花就往上麵衝,她在衝到一半的時候看到她手中捧的是白玫瑰,連忙掉頭往下麵衝。

學長感覺不對勁,堵在樓梯那兒,對她吆喝:“你往下麵衝乾什麼啊?快回去,彆怕啊,大家很友好的。”

廖歲見硬著頭皮跑回去,夏瑾看到走近的廖歲見,他看著她,對她露出微笑。她邁著優雅的步子向他靠近,他已經準備好接捧花的手勢,她在他旁邊停下,遞出捧花。他旁邊是一個女生,穿著學生服,梳著妹妹頭。

女生對她微笑點頭,伸手和她握手,她心虛地看著夏瑾,轉身優雅地走下舞台。夏瑾看著她的背影,那姿態明顯在問:“為什麼啊?”

他的表情被下麵的同學抓拍到,同學拿著照片假意去勒索他,勒索不成,就暗地裡取笑:“夏瑾啊,你這是在搞暗戀啊,多大個人啊還在搞暗戀。不對,你這個表情很凶啊,像是想撕人。”

廖歲見走到下麵找個地方坐下,低著腦袋看膝蓋,臉羞紅的像個熟透的蘋果皮,坐在摺疊椅上的學長湊近她,問:“你剛剛的走位應該是把捧花遞給夏瑾啊,怎麼一轉頭遞給旁邊的女生。你難道和他有什麼恩怨?”

“冇有。”她的聲音細如蚊蠅。

“我看得一清二楚。真的是嘞。”學長認死理地說。

“你彆管他,他就是有點兒閒。”一個女生走過來解釋,低下頭和學長說話,他們冇管這邊的情況,廖歲見在角落裡埋頭自省。

“唉~”

她的肩膀被一隻手輕輕地拍了兩下,她仰腦袋看過去,正好對上夏瑾靠近的臉頰。她看著他,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夏瑾湊近她,盯住她整整一分鐘,她能夠感受到他的呼吸撲在她的臉上,她的心臟在無規律地跳動。

“我知道你不喜歡白玫瑰。”她解釋。

“嗯。”他淡然地應一聲,提著單肩包轉身走到門邊,拉開門走出去。

她低頭埋著腦袋糾結。學長湊過腦袋問:“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兒?”

她悶悶地看著學長,學長身邊的學姐站在旁邊聽悄悄話,她站起身,低聲說:“這邊人多,要是冇我事兒我去後邊站著。”她說完後踩著兩級兩級的台階往上麵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