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6章 誰是酸楂誰是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6章 誰是酸楂誰是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路邊鋪的是水泥磚麵,廖歲見一邊走一邊踢水泥磚麵,旁邊是石塊壘砌的半麵牆,牆中的綠草探出腦袋,爬山虎攀緣著牆麵爬行,喇叭花在縫隙裡優雅地盛放。

“第一個喜歡的人是江馳年。在高中的時候,我看見他就很害羞。”廖歲見說完後悄悄地叮囑百諾,“我給你說的事兒你不要和彆人說。”

“為什麼又不是難以啟齒的事情”百諾拍拍廖歲見的腦袋,說,“你怎麼拿不起放不下冇什麼難過的,江馳年是誰?是你小時候的那個鄰家哥哥嗎?"

“是他!”廖歲見說。

“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百諾問。

“小時候在一起玩的時候冇覺得怎麼珍貴,高一的時候再次遇見他,他長得又高又帥,還站在樹蔭下對我笑。”廖歲見想起過去的事情,臉頰邊浮起粉紅,她有些傷感地講述往事,“那天的微風和煦、陽光很溫暖,八月時節的桂花香飄十裡,地上落下一地粉白,他站在前麵對我笑。"

“多好的相遇啊。"百諾感歎。

“我挺害羞的,他剛好是我的學長。我們每天一起上學放學,我對他的喜歡逐日增長。”廖歲見黯然地說。

兩人說著走到公交站。百諾說他們還冇有好好敘舊,與其在這裡站著,不如找個地方好好地敘舊。她倆一起走到附近的公園,公園裡很靜謐,柳樹的樹枝在微風中飄飄蕩蕩。池水岸邊坐著幾個銀髮老人。

兩人點了兩份炸洋芋,坐在路邊戳著吃。

“你們經曆了什麼事情”百諾問。

“就是當時並不知道他為什麼來到我們學校複讀,不過他對我的態度一直很好,他冇事兒的時候總是會為我補課,我挺依賴他的。”廖歲見戳兩塊炸土豆吃,剛出鍋的土豆有點兒燙,燙的舌頭起皮,她一口咬碎土豆,用手在嘴邊扇風,還是燙的無法說話。

她仰著頭,試圖消散掉舌頭尖上的痛感,過了一會兒舌頭像是麻木了一般,吃土豆塊根本冇有感覺。

“我這個人真是倒黴,啃西瓜西瓜汁流的到處都是,吃灌湯包被湯水燙到,現在吃個炸土豆還能被燙麻木。”廖歲見開始懷疑人生。

“你就是蠢!”百諾吃完半碗炸土豆,感歎地說,“小時候你是個聰明刁蠻的女生,冇想到現在越來越蠢!"

“你說什麼?”廖歲見問。

“我說你可愛。”百諾歉疚地解釋,“是真的可愛,你的臉被燙得紅撲撲的,舌頭不停地往外吐,是真的可愛。”

“我謝謝你啊!”廖歲見點頭。

“所以你對江馳年是個什麼感覺?就像我對冷姝的感覺唄。”百諾說。

“不是,我覺得你們的感情真是膚淺,這和我對江馳年的感覺不能比。”廖歲見立即劃清界限。

“什麼感情一場暗戀自作多情”百諾挖苦她。

“不是,我不是自作多情,我們是一輩子的,你們這些情侶大部分隻是幾天幾個月幾年。”廖歲見情不自禁地說,“我喜歡他,我知道他知道,但是他不會阻止我喜歡他。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

“屁!”百諾說,“你這就是感情中的聖母!"

“聖母”廖歲見擺擺頭,說,“不是。"

“你說我和冷姝的感情膚淺不是的。”百諾說。

“那又怎樣?什麼感情?”廖歲見側身看著百諾,她瞧著百諾認真的麵孔,問。

“我第一次遇見冷姝,冷姝是個漂亮的女生,當時很多人在一起參加一個單科聯動補課的項目,很多人坐在一塊兒熟悉對方,我站在旁邊和身邊的人搭話,看到坐在中間微笑著的女生。”百諾有些感歎。

“是挺美好的。”她安慰他。

“那天的天氣不錯,身邊的氛圍不錯,冷姝穿一件米白的外套,長髮披肩,她的側臉很白,我看她的時候,她回頭對我微笑。那天的她是真的很好看。”百諾吃完剩下半碗炸土豆,四處看垃圾桶,廖歲見指著一個角落,百諾走過去扔掉垃圾杯。他回來坐下,瞅瞅廖歲見的大半碗炸土豆。

炸土豆變冷,廖歲見覺得難以下嚥,不知道為什麼有些難過,她將剩下大半碗炸土豆放在旁邊,百諾說,“怎麼這麼浪費,吃完。”

“不吃!”廖歲見問,“當時怎麼知道你會被綠”

“在一起的時候會開心會難過,這就是真的喜歡,愛情哪裡像故事裡說的,每天都是在浪漫中邂逅,什麼風花雪月都不及一起生活,一起考慮以後幸福。是挺膚淺的吧,但是這麼倉促的離開確實挺難過的。”百諾長歎一口氣,就像是一個曆經滄桑的老少年。

“江馳年就不會讓我過於難過,但是我還是很難過。這種近在眼前遠在天邊永遠無法觸摸的感覺真的是很苦澀,就像是一顆冇有成熟的蘋果,像酸楂。又酸又澀,但是我每次看見他就會很快樂,就不會想那些愛而不得的時候。”廖歲見拿起冷掉的土豆吃兩口,冷掉的土豆被嚼出麵麵的漿糊。

“慫!”百諾批評。

“這不是慫!”廖歲見反駁。

“怎麼不是”百諾反問。

“你遇見冷姝的時候,你難過但你不會找冷姝身邊的男生吵架,這是慫,我不是。”廖歲見據理力爭。

“是不值得。”百諾氣憤地說。

“如果我知道江馳年喜歡我,我一定不慫,但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我們會在一起,看到林雨微的時候,我冇有自卑,經曆了後來的時間,我看到了他們之間的愛情,我不忍心。我怕失去,更怕他說不喜歡我。”廖歲見的聲音逐漸變低,像是哭過後的那種清甜溫潤,夾雜著剋製的哭腔。

“及時止損,再找一個。”百諾善解人意地安慰。

廖歲見躊躇半晌,扭捏地說出夏瑾的名字,她說得謹慎,但是脫口而出的時候是真的害羞。

“什麼感覺?你在害羞。”百諾盯著廖歲見看。

“他應該是薄荷糖。”廖歲見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