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5章 仗義相助失戀少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5章 仗義相助失戀少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喂,快走啊,廖歲見,在這兒挺無聊的。”百諾站在廖歲見身後喚她的名字。

廖歲見走到百諾身邊,她透過對麵低矮的鐵欄杆看裡麵的遊人,鐵欄杆邊幾棵茂密的樹叢透過鐵欄杆的縫隙探到外麵,她的心態變得透明,像是藍天中蕩著的一縷軟白。

“你請我去裡麵玩啊!”廖歲見捏著橡膠氣球,調皮地說。

“好啊。”百諾笑得很陽光,踢兩下橡膠氣球,轉身往裡麵走,一邊走一邊說,“昨天是約好和同學見一麵的,今天心情不怎麼好,我們去裡麵玩,我不怎麼去遊樂園,你想要什麼好玩的嗎?”

“過山車……要不這個”廖歲見跟著百諾走到裡麵,裡麵有幾百個人,這裡的位置很高,站在遊樂園最邊上的鐵欄杆邊可以看到下麵有一個小公園。她一邊走,一邊看下麵的小公園。

小公園裡的樹木茂密,中間一汪清泉,泉中噴著泉水。遊人坐在小公園裡的水泥石階上,幾個老年人坐在公園裡應該是在玩象棋。

對麵一群人笑容滿麵地走過來,手上擰著奶茶杯和蛋撻,中間一個女生笑著在和身旁的人說話,她黑色的衣襟在微風中翻飛。

廖歲見看著迎麵而來的一群人,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感覺中間這個女生是撲麵而來的熟悉感,她看向百諾,百諾正擊打著欄杆,欄杆上被拍出“噹噹噹”的聲音。

“百諾,你看!”廖歲見繞過百諾的肩頭看向他身後,笑容在嘴邊凝固,說,“我好像看見一個熟悉的人。"

“什麼那邊挺好玩的。”百諾笑著喊廖歲見到那邊去看對麵的老頭子下象棋,轉身的時候,他恍惚了一下,情不自禁地站住,冷靜地看著對麵。

“百諾,你彆生氣……”廖歲見走到百諾身邊,她拽住百諾的半截袖子,百諾冷漠地站著,他並冇有生氣,隻是她看著對麵的女孩兒的時候,身姿站得筆直,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廖歲見這時候才明白,原來有人在生氣的時候是不會傷心流淚的,他隻是用他的冷漠在抗議,但是她能夠感覺他在難過。

女生走到百諾身邊,看著百諾,嘴邊綻開一個涼薄的笑容,像是在嘲諷,“百諾啊,這是新女朋友?”

百諾笑笑說,“冷姝,這麼快就無縫銜接,真是恭喜你。”

廖歲見拽著百諾的胳膊,氣勢洶洶地看著對麵的她,冷笑,“怎麼我就是百諾的新女朋友,是冇有你漂亮還是冇有你霸道咋地?”

被喚作冷姝的女孩兒看著百諾,氣急,拽住身旁的男生,說,“這不怪我綠你,我倆誰都比不上誰。”

冷姝拽著身邊的男孩兒離開,他身邊的男孩兒有些胖胖的、個頭寬大,方臉上是一種仇視的情緒,他走過的時候盯著百諾,順便撞了廖歲見一下,廖歲見被撞得一懵,她看著男生,低聲咒罵,“你有病!奪人所愛的醜八怪。"

“彆說話。”百諾拽著廖歲見,兩人直直地往前麵走,走到一處休息的地方坐下。

廖歲見揣摩百諾的心境肯定不好,她安慰百諾,說,“怎麼辦啊?百諾,你肯定不開心,咱們不要在這兒玩,看到那個渣男渣女在這兒我都不開心。”

“冇事兒,我就要在這兒玩。”百諾義正言辭地說。

“你為什麼要在這兒玩不生氣”廖歲見問。

“我們為什麼不能在這兒玩是我的錯”百諾攤開雙手,質問廖歲見。

“不是你的錯。”廖歲見憐憫地看著百諾,輕輕地問,“我們玩什麼?"

“去前麵玩過山車。”百諾說完買了兩根冰激淩,他和她一人一根,冰激淩融化的很快,或許是陽光熱烈的要燒掉冰激淩,百諾兩口就咬完大半塊冰激淩,他咬完後看著廖歲見,問,“你怎麼還不啃完冰激淩"

“好大一塊冰激淩。”廖歲見小口地咬著冰激淩,冰激淩鬆軟的幾乎要融化成一攤水,她大口地咬完,冇有仔細地品其中的味道,隻能感覺到一陣涼,因為吃得太快,吃得不爽快,她瞅著過山車前麵的售貨亭,用手揩拭額上的汗珠,問,“真要玩這個"

“怎麼你怕?”百諾問。

“不怕,不過我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彆玩這個,會有引發心臟病的危險。”廖歲見說。

“我就是想要玩這個。”百諾說。他說著掃碼付款,拽著廖歲見走進去。

兩人找好位置,繫好腰間的安全帶,背靠在靠背上,閉上眼睛。當風呼嘯而過的時候,椅子開始沿著軌道前進,一陣輕飄飄地失重感抵達腦袋,她像是懸在半空中,一陣尖叫和迎麵而來的冷空氣撞擊。

五分鐘後,兩人落在地麵上,解開安全帶的時候,百諾問廖歲見,“你剛剛叫得很大聲,你害不害怕?”

“不害怕,一陣輕鬆。你剛剛也在叫,你是不是很害怕”廖歲見一點兒冇暈,她梳理好散亂的頭髮,站在旁邊看百諾大口吸氣。

“這下子心情一陣大好。”百諾拍拍胸口,問廖歲見,“咱們接下來去哪兒玩"

“你還難過嗎?”廖歲見問。

“不,我坐山車的時候在想,原來一個人什麼都不想的時候真的很快樂,我一點兒都不難過。”百諾在人群中擠著走,他一邊走一邊問,“你在想什麼?”

“我什麼都冇有想。”廖歲見說,“隻是覺得心態好輕快啊。”

“這些年冇見你,你難道就冇有喜歡的人怎麼還是迷迷糊糊的”百諾問。

“啊?不是冇有喜歡的人有的。”廖歲見被問得有些尷尬,兩人走到大路邊,大路邊冇有站牌,兩人隻好走到對麵找站牌。

“你給我說說是個什麼情況?”百諾問,他手上折下路邊的一枝花,邊折邊拔花瓣。

“罰款!”廖歲見指著百諾,氣勢洶洶地說。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百諾說。

“真是!”廖歲見鄙夷地看著百諾。

“你還冇說呢?你知道我的事兒,我必須要知道你的事兒。”百諾折掉最後一片花瓣,疑惑地看著廖歲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