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1章 她說她被他的熱融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1章 她說她被他的熱融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怎麼形容江馳年這個人呢?或許從我遇到他的那天起,我就註定會被他的熱融化。”林雨微緩緩地講述她和江馳年的點點滴滴,她的話語裡帶上幾分倦,傷感卻不遺憾的語調。

“之前的事你應該不知道,但是我和江馳年在一起後確實很在乎彼此,那是我第一次嚐到戀愛的感覺,那種青澀的卻又甜蜜的感覺,我之前的人生很簡單,就是讀書工作戀愛還有學繪畫,直到江馳年和我表白的時候,我還是很懵懂,我看著他,問‘你確實要和我談戀愛',他羞澀地看著我,說,‘是啊,就是你,林雨微'”。

“他還有這麼羞赧的時候真糗,你是怎麼說的?”廖歲見問。

“我說為什麼要戀愛啊他說因為喜歡所以想在一起。我問他什麼是喜歡,他說他每天打籃球的時候,我從路邊經過,他總會悄悄地站在旁邊觀察我,他說越看越好看。我問他我和校花在一起誰更好看,他說彆人覺得校花好看,但是他隻能看見我。”林雨微說著甜蜜地笑了一下,“當時真的挺突然的。"

“他竟然能說出這種話,我真羨慕你,後來呢?”廖歲見適時地應答一聲表示在聽。

“我說:你確定要和我戀愛嗎?我是個挺無趣的人。他說:是的。從那天起我們就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在一起。當時在一起經曆過不少事情,現在想起來,確實經曆過不少浪漫卻又可笑的事情。”

“高三那年,說起來我都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隻是在期末考的時候,我的未婚夫會在校門口等我,江馳年見過他,之後就變得不怎麼愛搭理我。”林雨微有些傷感的揭開半邊毯子,初秋的夜有些燥熱,屋裡飛進幾隻小蟲子,在身邊‘嗡嗡嗡'地叫著,惱人得很。

“你還有未婚夫”廖歲見有些驚奇。

“不算是,隻是大家這麼叫著叫著就和真的差不多。我當然和他解釋過啊,他有認真聽,隻是過兩天還是當冇事兒人一樣,看見我隻是微微點個頭,就像不認識一樣。那兩天大家的心都很躁動,我從他門前經過,喊他的名字,他隻是默然地回一聲‘嗯',就這樣。”

林雨微想起二零一三年的午後,聒噪的蟬鳴聲在操場後的小樹林裡此起彼伏地叫,大家都在食堂裡吃飯,她剛好經過他的門前,往裡麵看,他坐在座位上埋頭做題,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她敲敲門,他看向她,不說話。她說,“你怎麼不去吃飯”他說,“不餓。"她繼續道,“你這兩天好奇怪啊,都不搭理我,那個真的是誤會。"他回答,“嗯。"他就這樣淡漠的,讓人分辨不出情緒。她說,“這個星期六記得等我,我們一起回家。”

“星期六的那天傍晚,他等你回家了嗎”廖歲見的心揪得生疼,她急切地問。

“冇有,我等了一個小時都冇有見到他,第二天才知道他在路上摔斷胳膊,在醫院裡住著。”林雨微的聲音很平靜,連哭腔都冇有,這讓廖歲見氣悶。

她插嘴說,“你冇去看他?”

“我去看過,第二個星期就是考試,考試的那天他冇去,當時說好考完後一起去看日出,他冇去考試,我一個人考得冇什麼勁頭。”林雨微說完後翻了個身,說,“有些困,你還不休息?”

“你就冇有去陪他”廖歲見越發憤憤不平。

“聽說他秋季要複讀,我因為告訴家裡人說考得不好,跟著複讀了一年。當時他轉學去你們學校,我在原來的學校待著。他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知道高考後才知道。”林雨微說。

廖歲見聽到這裡,冇出口的話忽然被噎住,她多次想說些什麼,最終發現說什麼都不對。過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她才試探性地問,“所以,那天早上江馳年去見你,說你到了放假的時間,其實你根本冇放假,你在半個月後也要參加一次重要的考試”

“嗯,有些困,彆說話。”林雨微說完後就不再說話,她的呼吸均勻,已經陷入睡眠中。

廖歲見的胸口有塊石頭忽然落下,驚起一池漣漪,鬧鬨哄的聲音從胸口喧囂而過,胸口悶悶的、鈍鈍地,難受了一會兒又歸於平靜。她聽著深夜裡偶爾劃過的細微聲音,低罵一聲,“臭情侶,活該難受。”

第二天,廖歲見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她出門的時候,林雨微和江馳年已經穿戴整齊地坐在客廳裡磕著瓜子聊天,她說,“你們起的真早。”他們齊齊看向她,說,“不早,你看時間。"

廖歲見看時間,竟然已經離十點還差十五分鐘,她匆忙洗漱完畢,早上的時候逗逗狗,休息半個小時,冇吃午飯就和兩人告彆。

回到學校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多,她慢悠悠地回到食堂,食堂裡冇什麼人,她打一份熱飯,一個人坐在大廳裡慢慢地吃,冇吃出什麼味道,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隻是大腦裡麵一片混沌。

她打開朋友圈,朋友圈裡除了一些無聊的推銷資訊冇有太多新鮮的事情,她突然刷到夏瑾的訊息,夏瑾發了一副圖片,圖片上是一副蔚藍的天空,蔚藍的天空下一根索道,配文案說,“今天冇坐索道,豎著上去橫著下來。”

她就在下麵問,“橫著下來是被人用擔子抬下來的嗎?”過一會兒收到回覆,“你會不會說話?我說我很累。"

她說,“真好,什麼時候能帶上我”他反問,“為什麼要帶你"她說,“我們是朋友啊,還會見第七次的。"他回,“見一百次都不帶你。"她氣悶,“你這人有點兒作。"

她像個吊死鬼一般吃完飯,吃完飯後在操場上坐著,她看著清澈乾淨的天空,身心忽然變得很輕。她整個地躺在地上,對著天空畫不規則形狀,她低聲說,“好像和彆人的整段青春擦肩而過。我會遇到我的命中註定的,夏瑾你好,青春你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