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20章 傾聽者與傾訴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20章 傾聽者與傾訴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們吃完午飯,下午的時候就在家裡休息。三個人圍在一起看紀錄片,看完紀錄片再看兩集綜藝節目。江馳年看完一會兒紀錄片後就坐在旁邊打遊戲,林雨微犯困,就用手掌支著下巴小憩。

到了傍晚,三個人在樓下吃燒烤,吃完燒烤後在樓下散步,樓下支了個音箱,幾十個老太太扭著腰肢在跳廣場舞。他們就坐在邊上的水泥石階邊坐著。

“你們會跳廣場舞嗎?”江馳年看得無聊,就竄戳著林雨微和廖歲見一起去跳,並且說,“你們跳的一定好看。”

“你話真多。”林雨微說。

“你怎麼不去跳?”廖歲見說。

“你們要看我跳嗎?”江馳年歪頭問。江馳年不算是話多的類型,但是在他們麵前話就很多。他不愛鬨,就是身上的少年氣永遠不會掉。

“要看。”林雨微率先鼓掌,“請我們帥氣的江馳年先生為我們帶來目前最火爆的廣場舞。"

“要跳嗎?”江馳年反而有些羞澀,“前麵在放什麼"

“好像是‘酒醉的蝴蝶'。”廖歲見搭腔。

“關鍵是‘我不會啊'。”江馳年尷尬的聳肩。

“你就扭啊,跟著那些大爺大媽一起扭啊。”林雨微比劃著說。

江馳年就上去跟著老大爺老大媽隨便扭,他扭出了幾分陽剛味兒,後麵的大媽就說,“你這不行哎,你得這樣,對,應該這樣轉一個花手。”

“他跳得挺不錯。”林雨微看著跳廣場舞的江馳年,口是心非地說,“看著好傻,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

“挺帥的。"廖歲見說。

江馳年跳完一曲廣場舞,走向他們,他的嘴角輕微上揚,帶著閒適的笑容。

“九點四十五分,我們回去”林雨微說。

“好啊,這廣場舞看著簡單,竟然扭出一身熱汗,我要回去洗個澡。”江馳年拿著外套就跟著她們往回走。

晚間的時候,三人交錯著洗完冷水澡,在客廳裡分配房間。廖歲見裹著睡衣冷得發抖,她說,“這水好冰涼啊,熱天洗還是冷,碰一下冷到皮膚裡。”

“你倆睡裡麵屋裡,我睡外麵。”江馳年說。江馳年租的屋子有一間臥室,外麵的小書房裡擺著一張小的支架木床。

廖歲見說,“我和雨微姐睡。”她還冇有和林雨微一起睡過,因此有些猶豫地看向林雨微。

林雨微說,“我冇有不良嗜好。”她說完後領著她走進裡麵的臥室,打開微黃的暖燈,屋裡一個軟床,上麵鋪著派大星和海綿寶寶圖案的絲製被單和被罩。

邊上一個櫃子,櫃子上貼著兩張海報。林雨微走到裡麵,說,“你睡裡麵還是外麵?"

“我都行。”廖歲見說。

林雨微鋪好毯子,坐在一角。廖歲見羞澀地躺下,她是真的有些羞澀,她躺下後,林雨微跟著躺下,關燈,室內隻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黑白的窗簾半開著,銀輝落在木製地板上,廖歲見側身看著落在木製地板上的銀輝,問,“雨微姐姐,你困嗎?”

“你睡不著?”林雨微問。

“睡不著。”廖歲見說。

“要聊天”林雨微說。

“可以。”廖歲見回覆。

“你和江馳年一起長大”林雨微問,她的聲音倦倦的,帶著幾分慵懶。

她應該是個貴婦。廖歲見總是這樣覺得。她簡單地說,“我小時候就認識江馳年,是他的小跟班,長大後冇怎麼遇見,聽說她遇見了你。”

“是的,我們在高一那年遇見彼此。”她說。

“你開始的時候對他是什麼感情”廖歲見問。

“我第一次遇見他,他在打籃球,籃球落在我身邊,他撿起籃球說抱歉。”林雨微說。

“他說過,這是你們第一次遇見。”她說。

“是嘛?”林雨微有些恍惚。

“所以那次,你對他是什麼感情”廖歲見問。

“讓我想想,那天應該是個晴天,我因為學籍的原因轉到這個學校,早上的時候經過籃球場邊,一群人在打籃球,他的籃球落在我身邊,然後他撿球,抬頭對我說抱歉。”林雨微似乎在仔細地考慮,最後說,“我記得那天,他穿著白襯衫,抬頭看我的時候,有些羞澀,從那天起,我就記得他。"

“這是喜歡嗎?”廖歲見憂傷地說,“聽你這樣說,感覺你們的相遇很好。"

“我們每天都在和很多人相遇,隻是你遇見那個人,就覺得和他相遇的每個瞬間都很美好。”林雨微的話語有種安撫人心的平靜力量。

“你有冇有遇見一個人,你會記得他的每個瞬間”林雨微問。

“應該……大概……或許……”廖歲見閃爍其詞,磨磨蹭蹭地說不出。

“不想說就彆說。”林雨微說。

“應該是喜歡吧,我對他的感覺就像是碰到清晨的霧霾,我一頭撞進霧霾中,看到他在霧霾中走,我走到他身邊,說:結個伴。”廖歲見說完,就看向地板上的清輝。

“你對他的感覺呢?”她問。

“就像是霧霾啊,說不清的。不能說是愛情,一個人怎麼能夠這麼快愛上一個人呢?”她如實回答。

“你們好好相處,一見鐘情的概率很低,日久生情也不錯。”林雨微說完,似乎有些困,她打了個嗬欠。廖歲見搖著她的手臂,她還有話想說。

“我高一那年開學遇見江馳年,他因為錯過前一年的考試複讀,轉到我們學校,你能告訴我原因嗎?”廖歲見終於一口氣將埋藏已久的問題一口氣說完。

“你問這個"她問。

“我以前一直想問的,隻是後來的時間聚少離多,我知道他不會說,所以來問你。”廖歲見問。

她聽見被子裡有小聲的啜泣聲,她側過身子,試探地輕拍她的背,一點兒溫熱傳到她的手心,她的身體滾燙。她聽見林雨微說,“那次,我真的差點兒失去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是很難過的事嗎?”廖歲見問。

“嗯。”她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