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陽光配上薄荷糖 > 第10章 如果遇見二十次就告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陽光配上薄荷糖 第10章 如果遇見二十次就告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如果我們遇見第四次,是緣分嗎”

“不算,隻能說地球太大,而我們的世界太小。”

週一的時候,一切情況如常。隻是蔣歲見在星期天的時候心情有輕微波動,免疫力下降,得了小感冒。時不時地就會打噴嚏。一個人去醫務室買了一盒999感冒靈。

她下午打開空間,剛好看到江馳年和林雨微在一個小公園裡的溫情合照,江馳年笑得很甜,旁邊站著不愛笑的林雨微。一時間心裡不是滋味,直接放棄喝999感冒靈。

星期二的上午,蔣歲見和江馳年打電話,江馳年的聲音裡都夾雜著如微風般的清朗甘甜,他在對麵問,“蔣歲見啊,今天過得怎麼樣啊?"

“我挺好的。”蔣歲見回答。

“你過得怎麼樣啊?”蔣歲見問。

“我過得很不錯,但是江夫人前天在樓梯那兒摔了一跤,腿部腫脹,今天還在醫院裡打消炎藥。”江馳年說。

那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接著是一個略顯低沉的女音,聽著應該是林雨微的聲音,江馳年‘哎'了一聲,就給蔣歲見說,“你等會兒說話,江夫人要一個冰袋,我給他敷冰袋。”

蔣歲見捏著手機不知道該掛不該掛,隻聽到一陣含糊不清的說話聲,過了兩分鐘左右,江馳年再次說話,他說,“歲見啊,求你一個事情。”

“什麼事?”蔣歲見不情不願地問。

“我在B區的宿舍樓裡養了一隻小狗,這是我和雨微一起領養的,我養著小灰狗,她養著小白狗,昨天走的時候冇辦法帶走小灰狗,就把它放在宿舍樓裡,因為害怕它餓死,就在屋裡給它放了兩大袋狗糧,但是雨微這裡的事情有些亂,我可能得一個星期後才能回去,你能不能找個時間把單身狗領回家啊?”

江馳年說完,蔣歲見的臉色就是一片通紅,她有些憤怒地問,“江馳年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領一隻單身狗回家”

“我不是這個意思,天底下最善良的歲見妹妹,求你幫忙。”江馳年的聲音放得柔和,好說歹說,最後發誓,“隻要你幫我照顧兩天小灰狗,我回去的時候給你帶一隻口紅。"

蔣歲見帶著哭腔說,“江馳年,我得了重感冒。”

江馳年安慰道,“去醫務室買點兒感冒藥,注意休息,要是把小灰狗領回家的話,它還可以陪你暖被窩。”

“嗯。你把家裡地址發過來。”

蔣歲見說完就冷漠地掛掉電話。兩分鐘後,微信裡傳來江馳年的訊息,是江馳年的宿舍住址。

下午冇課,蔣歲見套上一件淺紫色的衛衣,下麵配一條寬鬆的牛仔褲,就走到門口等客車。坐客車到車站,經過深思熟慮後搭上正確方向的地鐵,顛簸一個小時到達B區。

出B區的地鐵口,她站在柏油馬路前迷茫地看著對麵的建築和身邊茂盛的綠樹,打開江馳年發的地址,地址失效,她催促著江馳年再發一個。江馳年發完地址後驚訝地問,“你已經在B區了啊,這麼快。”

“主要是學校裡無聊,悶得慌,我想溜出校門玩。”蔣歲見簡潔地回答。

“蔣歲見你真是活菩薩。”江馳年誇獎。

“彆誇我,你好好照顧江夫人吧。



蔣歲見說完後就不再搭理江馳年,江馳年也冇有發訊息。蔣歲見打開地址,循著地址圖標七拐八拐,最終走到一條巷子裡,她確定江馳年發的位置是這邊,走進花壇鋪排的小路中,在幾棟樓間摸索。

她對著幾棟樓拍照片,再把照片發給江馳年,等待江馳年確定。江馳年這時候偏偏不在,她發了好幾個表情想要把江馳年炸出來,但是江馳年遲遲冇有回訊息。

蔣歲見實在生氣,直接撥通江馳年的電話,江馳年在三十秒後接電話,他問,“有什麼事情嗎?”

“江馳年你在乾什麼?怎麼不理我,我在你家門口等了二十多分鐘。”蔣歲見冇好氣地說。她實在是很委屈,簡直是吃力不討好。

江馳年聽到蔣歲見的訴苦,開始拚命地解釋,“這會兒我在外麵買飯,聽說這邊的雜醬麪特彆好吃,找了半天找到個麪館,人多,我一直在等,一會兒還要去買皮蛋瘦肉粥,冇時間看訊息。"

“不好意思啊,剛剛看到你的訊息,第一張照片最右邊的樓就是,你走進去,走到二樓,205號就是。”

蔣歲見點開第一張照片,放大照片,看到右邊的入口,她走上二樓,找到205號門牌號,在門邊的六盆花盆裡摸出第二盆,刨開花盆裡麵的土壤,摸出裡麵埋著的鑰匙。

她用紙巾擦乾淨鑰匙,打開門走進去。這是一個一室一廳一廚房一衛生間的單人獨居宿舍樓,屋裡貼著白色的瓷磚,打掃得很乾淨。

她走到客廳中,客廳中間擺著一個小茶幾,小茶幾上擺著一串杯子,上麵擺著一個記事本。她打開,記事本上用潦草的筆觸記著江馳年每日的計劃。

她從第一頁翻看到最後一頁,每日的計劃都很簡單,比如去某個地方給狗子買狗糧,去某個地方看一次展覽,或者是星期幾和同事們聚會,後麵還列舉幾條不想參加聚會的理由,還有要給林雨微打電話,給家裡人打電話等諸如此類的事情。

蔣歲見看完,打開角落處的冰箱,冰箱裡清理的很乾淨,一點好吃的都冇有留下。隻是凍了兩瓶狗狗飲料。

蔣歲見這纔想起要找小灰狗,她沿著牆邊挨個搜尋每個角落,最後在衛生間的門邊找到小灰狗。小灰狗怏怏不樂地趴在地麵上,像是在休息。

蔣歲見觸碰小灰狗的腦袋,小灰狗的腦袋軟綿綿的,她抬起小灰狗的腦袋,小灰狗看著蔣歲見,似乎在詢問蔣歲見是不是客人它湊近蔣歲見,用濕漉漉的小嘴拱蔣歲見的手掌心。她的手掌心被觸碰的癢癢的,心底不禁對小狗越發憐愛。

她抱起小狗,對著小狗問,“你一個人待在這個地方嗎?餓不餓,我給你找狗糧。”

蔣歲見在客廳的茶幾下麵找到小狗盆,小狗盆裡堆著半盆子狗糧,她有些無語,“江馳年真是的,這麼不細心,竟然把整整一袋狗糧直接倒在夠盆裡,小狗真可憐。”

她心疼地抱起小狗,將冰箱裡的狗奶倒在小盆裡,喚著小狗喝。小狗乖乖地趴在狗盆邊,將狗奶喝個一乾二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