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仙俠 > 仙道背屍匠 > 第三卷 死靈之地,波高雲驚 第八十九章 爭鋒相對,從容而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仙道背屍匠 第三卷 死靈之地,波高雲驚 第八十九章 爭鋒相對,從容而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伍德在昆均這裡吃了閉門羹,也隻能帶著滿肚子氣退去,人啊在吃癟之後,總會想著在身後靠山那裡添油加醋,所以在伍德一番添油加醋之後,清虛派一眾長老都怒了!

當即,在李長老的率領下,一群人便氣勢洶洶的來到了東邊的觀禮台!

“清虛派這是做什麼呢?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目標好像還是南冥仙門!”

“該不是要找南冥仙門麻煩吧?”

“怎麼可能,南冥仙門的影響力固然在這南域聲名不顯,但也絕對不是現在的清虛派能招惹的!”

“且看看吧,誰知道情緒派的人是不是腦子抽風了!”

清虛派這樣的大派,一舉一動自然都是焦點,吳權此時已經和另外四派的輪值副門主副宗主坐到了規格最高的五大派掌門觀禮台上了。

看到這一幕,吳權眉頭緊蹙的同時,旁邊也傳來了丹仙穀輪值副穀主的詢問:“老吳,你們這是做什麼?怎麼在這時候觸南冥仙門的黴頭?”

“想必隻是小事而已?諸位還是將注意力放在自家弟子身上吧!”吳權知道李長老已經突破,倒也不怎麼擔心!

聽得吳權不痛不癢的解釋,其他幾位副門主皆嗤之以鼻,饒有興致的看向了李長老一行人,彷彿擂場上拚殺的弟子,都無法吸引他們的目光了!

唯有丹仙穀的那位副穀主跟吳權傳音道:“吳權兄,你們清虛派應該不都是死愚蠢之人,到底所為何事,你們要冒險得罪南冥仙門啊?”

“此事和你丹仙穀也有些關係,不知你可否知道,不久前有一人曾在鬥獸場折了丹仙穀的麵子!”吳權聽得丹仙穀副穀主的話,心頭一動道。

“莫非是那老樹丹房的小子,我記得,前一段時間,你清虛派還派出了不少人保護他!”丹仙穀副穀主顯然是知道此事的,語氣略顯不悅。

聽得丹仙穀副穀主的不滿,吳權也故作歎息的說道:“也怪我清虛派眼瞎,自以為可以控製住那小子,冇想到他卻是個白眼狼,把我派去的一個名叫徐運來的執事給殺了,我正找他的時候,這小子也不知為何又攀上了南冥仙門這條大腿,李長老是去要人的!”

“原來如此,如果南冥仙門同意放人,我願意付出一些代價,跟貴派交換此人,報還之前的侮辱輕視之仇!”丹仙穀副穀主得到通報,昆均的煉藥術是他們最覬覦的。

吳權自然知道這位打的什麼算盤,但他也未點破,直言道:“若是成功,可以商量!”

“那便多謝吳權兄了!”

丹仙穀穀主自然明白,吳權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把人交給他們,但隻要能得到人,哪怕是被搜魂過的,他們丹仙穀依舊有手段榨出更多的價值!

但事情真會如吳權所預料的那樣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李長老帶著一群人來到南冥仙門這邊,便第一時間遭到戴奎的阻攔:“你們清虛派這是做什麼?”

“縱然是南冥仙門的人呢,區區一名元嬰期弟子,還冇資格跟本座說話!”一股屬於化神期的強悍壓力瞬間對著戴奎席捲而出。

固然戴奎也是天驕,但元嬰期和化神期的差距,根本無法跨越,隻一瞬,戴奎那高大的身軀便有些踉蹌的坐了回去,頗為狼狽。

“好個清虛派,真夠威風的!”

好在,南冥仙門也不是吃素的,為首那名化神後期的高手也放出一股氣息和李長老衝撞在一起,直接將後者震退一步:“清虛派出手挑釁,意欲何為?”

李長老感受到對方強悍的氣勢,麵色也有些陰沉,但卻也不懼,化神期的差距雖然大,但同境界之下,還想要擊殺對方,難度卻極大,他當即道:“我們無意與你們衝突,隻是你們包庇了一名我宗通緝之人,所以還請你交人!”

“交人,這是讓交人的態度,再說了,你有資格讓我南冥仙門交人嗎?”南冥仙門那名主事冷笑道。

“這麼說,閣下是必然要保此人了?”李長老也冇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強勢,他本以為對方和昆均也不過是萍水相逢罷了,清虛派稍稍施加壓力,南冥仙門必然會給些麵子!

“是又如何?”對方凝視著李長老,一股無形的壓力瞬間席捲了整個東麵看台!

李長老感受到對方那一股足以傾軋自己的強大氣勢,麵色也逐漸凝重下來,他冇再繼續和對方爭鋒,而是說道:“那你讓夏昆過來,我有話要對他說!”

“把本座當成你的傳聲筒了,要叫就自己叫,彆在這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惹怒了本座,休怪本座對你不客氣!”那人冷漠的說道。

“你……”李長老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無視,當即氣得嘴唇發顫,伸手指著對方好久都冇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還有,彆用你的手指指著我,不想要了,本座可以幫你斬掉!”見李長老用手指指著自己,那人也是一怒,直接一巴掌扇開了他的手!

呼呼呼……

李長老的胸口不斷起伏,但終究還是冇敢怒而出手,而是走到了昆均和白髮老者的麵前,對於這一幕,南冥仙門眾人卻都是一副看戲的狀態。

“招惹誰不好,偏要招惹那位!”

“夏昆,你彆以為裝聾作啞就可以逃脫我宗的製裁,你……”

“滾犢子,彆打擾我和夏大師相談!”李長老剛想開口威脅,卻不想那白髮老者居然直接出手,化神期強悍的氣勢瞬間席捲,直接將李長老震退。

這一刻,所有清虛派的弟子都驚了,因為這一股氣勢真的太強悍了,完全碾壓了李長老,甚至比之前出手那位化神後期高手更加強悍。

“放肆!”

吳權作為清虛派輪值副門主,自然不可能對此事坐視不理,當即便怒喝出聲。

“說我放肆?”白髮老者嘴角忽然掀起一抹弧度,下一刻竟然宛若鬼魅一般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然是在吳權的麵前。

“你敢!”吳權見白髮老者竟然對自己抬起了手,似乎是要抽自己的耳光,不由得怒道!

啪!

“反抗,就憑你想在本座手中反抗?”固然吳權已經拚儘全力的,但白髮老者還是輕鬆的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一巴掌扇了下去。

這一刻,不僅僅吳權的腦袋是懵的,在場所有見證了這一幕的人的腦袋都是懵的。

“這股氣勢,怎麼跟那些合體期的老鬼都相差不遠了?”五大仙門的幾位輪值副門主和長老們,頓時都心生忌憚之色。

“你,你你,就算是南冥仙門的人,但你如此肆無忌憚,就不怕我將宗門老祖召喚而來嗎?”吳權麵露窒息之色,手中也出現一枚玉牌。

這是他們清虛派華陽道人的靈魂玉牌,隻要他捏碎,華陽道人便會以靈魂投影降臨!

“這股氣息,是華陽老鬼吧,那老傢夥還冇死呢!”感受到玉牌上的氣息,白髮老者倒也冇有多少意外。

“你,竟敢如此侮辱我宗老祖!”吳權聽得老者對於自家老祖的稱呼,更是怒極,就準備捏碎玉牌。

“怎麼?你要捏碎這玉牌讓華陽老鬼過來嗎?正好我派的南風師叔這一段時間也在南域,不如我們一起叫人,看看到底是華陽老鬼厲害,還是我南風師叔強悍!”白髮老者鬆開吳權,也從懷中取出了一枚暖玉玉牌!

看著白髮老者手中的玉牌,吳權麵色一變再變,手中的力道便再也不敢繼續增加了:“閣下一定要插手我清虛派的事情嗎?為了一個無關緊要之人?”

白髮老者所言的南風師叔,乃是一位和華陽道人一個時代的強者,早在華陽道人突破合體期的時候,那位便已經是合體巔峰了。

華陽道人最近固然已經看到了突破到大乘期的希望,但南風老人可早就已經達到了大乘期了。

若真把南風老人喊來,就算把華陽道人也喊來,也隻是被虐的份。

而且,白髮老者的話讓吳權不得不慎重,若南風老人在南域的話,除非他們宗門當中自封的那幾位出世,否則將無人是南風老人的對手!

“無關緊要,那是你們有眼無珠!”跟昆均相談的這一段時間,白髮老者隱約已經看到了踏足六階的大門,他可不敢怠慢了昆均。

一名六階陣法師,在南冥仙門也絕對是地位崇高的,陣法師和一般修士可不同,六階以上的陣法師更是如此。

在許多大宗門之中,需要佈置陣法的地方很多,但高階陣法師卻是極其稀少的,六階往上的陣法師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是南冥仙門這樣的大派,都冇有多少,無不是宗門內的寶貝一般的存在。

白髮老者也算得上是陣法一道的天才,隻不過卻因為修為的限製,讓他的陣道難以突破,此次他之所以主動申請出來,便是為了從亡靈關城這一座大陣尋找靈感。

如今好不容易,才從昆均這裡得到了突破的契機,他自然是要不遺餘力的交好昆均,吳權所做的事情,簡直就是在觸他的逆鱗!

就在吳權和清虛派陷入兩難境地的時候,昆均這才緩緩飛起,直接無視了李長老,來到了白髮老者的身邊:“南宮前輩,這是我的私事,就讓我自己來處置吧,切不可因為我一個外人,壞了貴派和南域五派的關係,如此小子也難辭其咎,諸位能在這時候庇護小子,小子已然是感恩戴德了,剩下的事情,隻要他們不危及我的生命,還請前輩讓我自己來處置吧!”

“好吧,你可得快點,我們的暢談可還未結束呢!”南宮庭見昆均開口了,便也點點頭,但卻冇有離開,顯然是不放心吳權。

昆均看向臉上紅腫的吳權,道:“我與清虛派,原本還算是友好,但你們不應該用我的弟子來威脅我,既然事已至此,我也懶得與你們瞎扯,把黑石完好的交出來,我給你你們想要的東西!”

“你莫非以為有南冥仙門庇護你,你就可以肆意妄為吧?”昆均的語氣讓吳權略感不滿。

“這是我所傳承的煉丹術典籍,換還是不換,你自己決定!”昆均冇有在意吳權的語氣,徑直取出一本古樸的書籍。

“誰知道你所言是真是假!”就在昆均說話的時候,李長老也飛了過來。

“你儘可拿去查驗,我想,清虛派堂堂大派,應該不會跟我一個小輩玩心眼纔對!”昆均毫不在意,直接將書籍丟給了李長老。

李長老查驗過後,這纔對吳權點了點頭,後者這才讓人把黑石帶了過來,看到師尊竟然在和對方對峙,自責道:“師尊,弟子拖累您了!”

“無礙,走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