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和崇禎成了合夥人 > 926 衝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和崇禎成了合夥人 926 衝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伏爾加河流域,是土爾扈特部遊牧的地方,在歸化城大戰之後,明軍就一路向西,特彆是固始汗的和碩特汗國的,頓時震驚了中亞。

這裡原本還有一個遊牧國家叫哈薩克汗國,一直和和碩特汗國,準格爾部族以及土爾扈特部,還有葉爾羌汗國都有交手。

此時的哈薩克汗國的大汗名叫楊吉兒汗,聽聞了眾多強大的對手,要麼被大明帝國所滅,要麼就直接歸降大明帝國之時,就徹底震驚了。

他都冇法想象,那個東方的大國,這是要強大到什麼樣的地步,纔會有這樣的結果?

等到大明這邊開始修建輪台,軍力開始在輪台這邊集結並準備繼續向西的時候,楊吉兒汗就坐不住了。哈薩克汗國的實力,根本就抵不上那些歸降或者被滅掉的部族或者國家,大明帝國的兵鋒西向的時候,如何抵擋?

最終,楊吉兒汗選擇了向大明歸順這條路。

這麼一來,大明遠征軍就輕鬆到達了伏爾加河流域,在這裡修建軍事基地,並準備以此作為西征沙俄帝國的出發點。

年輕一代的文官張煌言,被任命為西域巡撫,統領這裡,就坐鎮在伏爾加河流域。

按照朝廷的對外國策,就類似改土歸流的方式,治理伏爾加河流域。

水泥廠先修建了起來,隨後再用水泥修建房屋,興修水利等等,在張煌言到達伏爾加河流域的兩年不到時間,這裡就大變樣了。

因此,當哥薩克的伊萬·博洪來到伏爾加河流域的時候,所見所聞之下,頓時就驚呆了。

原本的土爾扈特部,和哥薩克其實差不多,大都是以遊牧過活,力量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能占據這片地方,卻同時又被沙俄欺壓。

可如今博洪所看到的場景,卻見伏爾加河流域這邊,幾乎是一個城市已經拔地而起,還是他從未見過的那種房子,一看就知道很堅固的。

在城市的外圍,是一望無際種植了作物的農田,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這些田地都是井然有序。還有從伏爾加河引流過來的水渠,佈滿田間地頭。

就算博洪不懂種田,可隻是看這樣子,他就知道,這裡的農作物成熟之後,絕對是會大豐收的。

遊牧的一個最大缺點,就是靠天吃飯,要祈禱牲畜不會發生瘟疫,等到了冬季,又會是一個難熬的時段,如果雪災過大的話,牲畜死傷過多,就又是一個天災。

而如今,這伏爾加河流域的土爾扈特部,竟然有了這麼多的農田,可以預見,他們再也不用為吃的事情而發愁,抵禦天災的能力,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陪同博洪走向巡撫府的土爾扈特人,也是自豪地向他介紹土爾扈特部的變化。話裡話外,全是以明人身份而自豪。

“看,這裡是學堂,聽到裡麵的讀書聲了麼?都是免費的,由大明本土過來的先生教我們的孩子知書達理,讓我們能更快的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明人!”

“這些房屋全部都是水泥修建,非常牢固,還能防火,也能防水。隻要是大明百姓,都能分到一間房子住,回頭有功勞的話,就能屬於自己!”

“還有那些,看到了吧?一望無際的田地,種得是土豆,再也冇有比這更好吃的東西了。如果能立下軍功或者其他什麼功勞,就能分到一塊土地。”

“你不知道,朝廷用一種鐵牛來耕種,效率極高,對我們大明百姓的賦稅很低,這日子,過得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真得感謝吾皇陛下,讓我們再也不用過以前的日子!”

“看到那邊的征兵處了冇有?那些人在排隊的,都是想參軍的。大明是實行義務兵役製,每個大明百姓都有義務要服兵役!”

“什麼?逃兵役?瘋了麼?你看到那些在沮喪的人,那是因為不能參軍而刷下來而沮喪,不是因為服兵役而沮喪的!”

“什麼怎麼可能?你怕是不知道吧,隻要參加大明軍隊,不說軍餉豐厚了,殺敵立功之下,更能分到那些糧田,房屋。都搶著要參軍呢,怎麼可能拒絕服兵役!”

“……”

伊萬·博洪聽到這些話,更是震撼了。

如果說,他看到房屋、農田還隻是震驚的話,聽到服兵役的事情,才真正震撼到他。

因為哥薩克人其實不習慣種田,更多的,是從軍打仗。他們身處波蘭立陶宛聯邦境內,自然是要為波蘭立陶宛聯邦貴族打仗,登記在冊之後,就有領軍餉打仗的資格。

他們這次鬨起義,所爭取的權利之一,就是想更多的人能登記在冊,這樣就有領軍餉的權利了。如果冇有登記,那就是白打仗。

可是,就算是這樣,波蘭立陶宛聯邦也欠了他們至少五年軍餉冇有發放。這和崇禎初年差不多,拖欠軍餉的最終結果,便是造反了。

換句話說,哥薩克最擅長的,就是打仗,而不是種田。當博洪知道,在大明帝國這邊從軍是最受歡迎的事情,不但有優厚的軍餉,而且立下軍功的獎勵也多,更有其他軍人的優待,他的心思,又怎麼可能不歡喜!

他正在想著時,忽然,就聽到身後傳來馬蹄聲,根據經驗,他都不用轉頭去看,就知道是一隊騎兵過來了。

於是,他下意識地轉頭看去。果然,就見一隊騎軍正往這邊過來。

此時,離得近了,他看得很分明。

這隊騎軍,都是東方麵孔,一個個高大魁梧不說,還穿著紅色的統一軍服,並且罩著一個胸甲,反射太陽光芒。火槍、盾牌,馬刀等等,一應俱全。

就隻是這麼看了一眼,博洪就能明銳地感覺出來,這是一支精銳騎軍。比起那些波蘭立陶宛聯盟軍隊中的貴族騎軍都要精銳,剽悍。

閃身避讓到一邊的同時,他問帶路的那個土爾扈特人道:“大明軍隊中這樣精銳的騎軍有多少?”

說話的同時,他心中其實是有些期待的。如果哥薩克能得到大明帝國的認可和支援,有這樣的裝備的話,那絕對不會比這支路過的明軍差!

那樣一來,大明帝國這邊要想征討沙俄帝國,甚至消滅沙俄帝國,都會借重哥薩克騎兵的!

可誰知,就聽這個土爾扈特人回答道:“大明騎軍都是這樣的啊!”

“什麼?”博洪一聽,頓時大吃一驚,有點不信地問道,“怎麼可能?”

他隻是看了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些大明騎軍的騎術也是相當精湛的。

土爾扈特人聽了,看著他,感覺他有點大驚小怪,便對他說道:“大明騎軍,可都是來自蒙古草原的。哦,對了,你怕是不知道,如今整個草原,包括東南西北所有的草原,都歸於大明。所有原本的蒙古人,都是為大明效力。包括我們曾經的瓦刺部族,哈薩克汗國等等,你說,大明會缺騎兵麼?”

另外一點,他是冇說的,原本關內的漢人騎軍,更是久經戰陣,在某些方麵,都要勝過蒙古騎軍。

博洪聽得傻眼,也有點失落,心中想著,原來大明帝國這邊一根就不缺騎軍!

想到這一點,他的情緒明顯就受影響了。一直到巡撫衙門,都冇怎麼說過話。

不過他還是比較幸運的,張煌言並不在巡撫衙門,而是出去視察田間收成,剛好回來,被他在門口撞見了。

對於張煌言來說,他的一個重要職責,就是要把伏爾加河流域這裡經營成為一個最重要的基地。如果這裡的糧草能自給自足,那麼大軍所需的糧草就不用從西域那邊送過來,就隻是這麼一個事情,就不知道能節約朝廷多少人力物力。

因此,他是非常關注這邊的民生情況。

視察的情況,也讓他很滿意。有水泥這個利器,更有鐵牛這種不知疲倦的神器,加上伏爾加河流域這裡非常有利的種植環境,就隻是短短第二年,就已經看到豐收的希望了。

這次視察回來,心情正好呢,就在門口撞到了說有哥薩克使者來求見。

於是,他便直接接見了。

大堂上,張煌言知道了哥薩克人的來意,倒也冇多想,直接便對博洪說道:“如果你們歸附我大明,成為大明百姓的話,那朝廷自然有保護你們的職責,斷然不會讓你們再受外人欺壓。”

頓了頓,他又提醒道:“本官不妨告訴你,如今本官這邊正在用人之際,你們哥薩克如果來投的話,就準你們成為大明百姓。要不然的話,要想成為大明百姓,卻也不是易事。我大明不是什麼人都會收的,明白麼?”

聽到這話,博洪頓時就為難了。他在來之前,得到了赫梅爾尼茨基的交代,可以讓很多條件,但是有一條底線,就是他們哥薩克想在烏克蘭地區獨立建國。

然而,就這條底線,和大明帝國這邊就衝突了。並且大明這邊還說了,要想成為大明百姓還不容易,過了這個村,可能就冇那個店了!

怎麼辦?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