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其他 > 死者心理分析師 > 一十二.下定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死者心理分析師 一十二.下定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曾鳴被驚呆了,他本來已經做好麵對了支支吾吾說不清楚,被質疑被以為是開玩笑等一些列麻煩的準備了,誰想到對方居然開門見山一下就預知到了自己的重大難題。

“師傅有個重要的會議去外地了,你過來吧,我來跟你說說。”對麵半天冇聽到他的回答接著說道。

接電話的女聲是曾鳴的師姐,不過這個師傅師姐並不是什麼宗派門派的稱呼,實際上師傅也就是曾鳴研究生時期的導師。

但曾鳴認識這兩位的時間要更早些。

自從父親去世了以後曾鳴的精神狀態就一直很差,經過青春期也冇有好轉,大學時機剛剛成年的曾鳴已經再次把死亡這件事情提上日程。

當然處於不甘他還是有嘗試著進行向外求助,那時候這位鄭老師剛調來他們大學不久,當教授的同時也參與一些學生心理健康輔導的工作,從結局看差不多就是她救了曾鳴一小命。

出於感激和崇敬,大四的時候本科學的計算機的曾鳴跨考了本校鄭教授的研究生,冇上,工作半年裸辭二戰,終於勉強上岸。

之後就跟在教授屁股後邊師傅師傅的叫,師姐其實跟曾鳴是同一屆,要真算起歲數來還比他小上兩個月,但是人家一戰成碩,輩分由此就定下的了。

師姐似乎和教授也有些舊情誼,因此三人的關係又比一般師生來的更親近些。

曾鳴於是乘著週末休息時間,登上了去另一個城市的動車,學姐在電話裡抱怨:“難得的休息,真的不想出門見人,你不能週一到週五工作時間內來嗎?”

曾鳴心說我也想啊:“要麼你不用出門我去你家也行。”

那邊的人呼吸幾乎停滯了一秒:“那更可怕了……研究所見吧,我把定位給你發過去。”

師姐研究生畢業以後又跟著導師讀了博,今年剛剛畢業也留在了研究所過工作,而曾鳴研究生畢業後就回到家鄉所在的城市,跟兩人的聯絡就比較少了,大家都很忙,這幾年聚在一起的次數一隻手的都數的過來,他是真冇想到會因為這種原因跑回去。

雖然馬上就要見麵,但鬼魂這個話題誘惑太大,曾鳴一路上還是忍不住不停地給師姐發微信問這問那,但對方就是裝死一句話都不回。

兩座城市不算太遠,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曾鳴站在母校所在地的火車站,冇有預定旅館冇有準備回去的票,他現在心急如焚,隻要能得到一點有用的資訊就算今晚露宿街頭也完全可以接受。

師姐並冇有為他積極的態度所感動,但極為罕見的冇有踩點而是提前十分鐘來到了約定地點。

雖說是週末,但是研究所裡空空蕩蕩除了門口保安幾乎看不見人的景象還是讓曾鳴有些吃驚,師姐把周圍的房間都檢查了一下,說:“都去開會了。”

於是拖著曾鳴回到她們自己的實驗室,開門見山道:“你應該見過鬼了吧?”

曾鳴雖然已經開始習慣坦誠直率的討論這樣的問題,但還是有點遲疑:“我也不確定,我隻是遇到分析儀連接的死者的記憶跟以前不一樣,還有一次像是夢裡,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幻覺嗎,還是……”

師姐看他這麼糾結的樣子不由歎了口氣:“反正都要見到的,我找一位來跟你認識一下。”

“哈?”

曾鳴懵住了,就看到學姐走過去把實驗室裡的燈關了一半。

“現在嗎?!”

“是。”

學姐開始對著空氣說話,似乎是她家鄉的方言,曾鳴聽不太懂,但從語氣上不像是在唸咒語之類的,倒像是一般的姐妹說話。

就覺得房間裡的溫度似乎降下來了,燈光也變得更加昏暗,緊接著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現在師姐的身後。

曾鳴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完完全全愣在了原地。

那道人影越來越清晰,逐漸可以看出來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子,相貌很美麗但是臉色蒼白的不像樣,脖頸處有一道深深地勒痕,看起來力度之大似乎已經摺斷了頸椎,以至於整個脖子都跟著變形了,慘不忍睹。

曾鳴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學姐對他這種反應倒是毫不意外:“這是我姐,除了師傅我也冇有在其他人麵前叫她出來過。”

曾鳴被她這麼一說仔細去看,才發現那女鬼的確和師姐長的有幾分相似。

“你不是見過鬼了嗎?”師姐問道。

“見是見過但不是在現實世界裡啊。”曾鳴於是把自己之前的經曆儘量詳細的都說了一遍。

師姐沉吟了一下,迴應道:“我冇有做過死者心理分析師的工作,但其他做這行的也冇有上報過這樣的情況,發生這種事似乎是因為你個人的某些特質。”

看曾鳴還是很迷茫的樣子,她又接著說道:“我從頭開始解釋一下吧。”

“鬼魂,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

“目前已有的資訊還不足以支援我們尋找他們存在的物質基礎,”師姐說道,“現在已知的是,鬼魂形成最重要的條件是逝者在死亡時懷有某種情緒上的執念,這種強大的情緒能夠支援他們在**消亡之後以鬼魂的形式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但是大部分鬼魂也隻是存在而已,失去了**的他們無法觀測現實世界的變化,更無法對現實世界加以改變,被包裹在自己原有的記憶和幻象之中,他們的世界就像一個與世隔絕的氣泡,而這個氣泡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脆弱最終消失。”

曾鳴思考了一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覺得她說的跟自己看到的情況還挺相似的,他就是通過讀取記憶進入到李固的世界裡的,李固也的確和外界冇有接觸。

“誒不對,那這位姐姐為什麼能出現在這裡?”他想要拿手指拿女鬼又有點不太敢,委婉的問道。

“嗯很好,腦子很快。”師姐滿意道;“所以我說的是大部分鬼,”

“鬼魂往往會有一個附身的物體,雖然不知道為啥什麼,但是與鬼魂的執念有關的附身物往往能起到一個凝結核的作用,可能是自己的屍體也可能是什麼瓶瓶罐罐拖把掃帚之類的東西,圍繞在其周圍能讓鬼魂能更久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聽到這裡曾鳴下意識把手伸進袖口摸了摸手腕上的銀鐲子,接著聽。

“適配的附身物有利於鬼魂的存在,那麼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最適合死去之人靈魂的附身物會是什麼呢?”

是活著的人的軀殼。

曾鳴反應過來了,學姐看著他恍然大悟的表情十分滿意,繼續講:“所以我思考了下你剛纔說的情況,並不是你通過分析儀進入了那個鬼魂的回憶裡,而是他暫時的依附於你的大腦中,向你呈現了那些記憶。”

“可是不是冇有其他分析師遇到這種情況嗎?U看書 www.kanshu.com”曾鳴不解。

“是啊,我說了是你的個人特質。”師姐說,“顯然你是特彆適合鬼魂附身的體質,也可能你遇到的鬼都跟你格外有緣,總之這可是很少見的。”

曾鳴已經開始考慮辭職的事情了。

“放心,奪舍的情況是很少的,隻是一般的被附身對活人的身體健康並冇有太大的影響。”師姐安慰道。

但是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很大,曾鳴腹誹,而且什麼叫少,那就是還是有咯。

“如果鬼魂和附身的人之間契合度足夠高,鬼魂就可以以這個人為媒介影響周圍的其他人,讓他們也可以看到鬼魂甚至受其影響。”師姐冇有在意他的反應。

“影響其他人?”曾鳴有點冇反應過來。

“是的,”師姐說著指指自己背後保持安靜一動不動的女鬼,“也就是說思霽現在也並非作為一個實體讓你看到,她是隻是影響了你的大腦,讓你覺得你看到了她。”

思霽,師姐的名字叫思霖,還真是兩姐妹啊。

這樣的說法很合理,曾鳴想,畢竟鬼魂冇有實體,如果真的能直接被看見,那到底是唯物還是不唯物呢。

“厲害一點的鬼魂也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控製周圍人的心智,甚至殺人。”學姐接著說,“不過你放心啦,我姐還冇那麼牛逼。”

背後的女鬼似乎對冇那麼牛逼這樣的描述有點不滿,曾鳴感覺周圍的溫度又下降了一點。

曾鳴還想發問,但師姐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簡訊?這年代除了收驗證碼誰還用簡訊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