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免費閱讀 > 第三部 第84章 相惜1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免費閱讀 第三部 第84章 相惜1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檸回攤開一看:大愛無疆

善德永存

這,誇得太大了,她受之有愧,又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紅著臉收下,想趕緊捲起來,彆回頭讓同事看到,很尷尬。

老太太:“本來想進你們單位去送的,但你們這管得嚴,不方便進去。”

陳檸回:“謝謝您,心意收到了。”還好進不去。

“我家女兒女婿都在法院工作,將來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跟我們說。”

“媽,我們那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咱們以後當朋友來往,工作上彆遇到。”

“對對,瞧我說的話。”

最後,老太太又熱情道:“我們合張影吧,不打擾你工作了。”

陳檸回隻得把捲起的錦旗又放下,站在中間和她們合影,有點被迫營業的感覺。

雖是不愛張揚這些事,但能得到彆人認可,得到彆人尊重,自豪感便油然而生,送走她們之後,回到辦公室,把錦旗放到抽屜裡放好。

手機裡傳來剛纔的合影,合影裡她拿著錦旗站在中間,大愛無疆,善德永存,八個大字太顯眼,不敢給同事看,但是卻迫不及待想跟宋京野分享,所以直接轉發給他。

晚上時,他纔回複“真棒”,簡單的兩個字。

“叔叔回住處了嗎?”她問。

“回來了。”

陳檸回便一個視頻請求發過去,那邊接通,竟然正在洗澡!

手機大概是隨意放在架子上,角度正好能看到他的上半身和頭部。

氤氳霧氣裡,水花四濺,大滴水珠順著他壁壘分明的胸部流到腹部,陳檸回在心裡土撥鼠驚叫,犯規了啊!

看得麵紅耳赤,又忍不住目不轉睛盯著看,結果鏡頭也被蒙上一層水霧,看不清楚了,隻聽到他的聲音說:“等我一會兒,馬上洗完。”

“哦。”她回答,隻恨不得用手把他鏡頭的水霧擦乾。

水聲嘩啦啦響,一會兒,水聲停止,鏡頭上的水霧被擦乾,露出他那張俊臉,頭髮幾縷濕漉漉地在額前,他用手胡亂撥弄著。

他每回視頻,鏡頭都拿得很近,幾乎是懟著自己的臉,他的皮膚不白,屬於偏小麥色的,但是一點都不粗糙。

陳檸回此刻好想他,越看就越想。

宋京野這邊隨意穿了一件衣服,把頭髮也弄乾了,這才發現她不在他家:“冇在家嗎?”

“嗯,住單位這邊的房子,上班近一點。”他不在,她自己一個人不想回他的四合院。

“一個人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的。”

“送你錦旗的是之前救的小孩家人嗎?”

“是的。”

“錦旗有冇有掛起來。”宋京野笑著問。

“不敢掛,太張揚了。”

“等我回家,掛家裡客廳。”

陳檸回也笑起來:“掛書房不好嗎。”

“也行,到時留一整麵牆給你掛,你這麼優秀,以後還會有很多。”

被他誇,比收到十麵錦旗更讓她開心,隻是好想他,好想他。可又不敢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怕讓他分心。

聊了一會兒,宋京野看到她床邊掛著的運動衣,便囑咐:“我不在時,儘量把夜跑改為晨跑,晚上彆去偏僻的地方,不安全。”

“知道的。”她現在如果跑,就選一些常規的路線,跑步人多的地方。

掛了視頻之後,陳檸回便把運動衣收好,聽他的,以後改為晨跑。

不在一起的日子,除了多一份想念牽掛之外,其他一切如常,按部就班工作,生活,鍛鍊身體。

她在單位,雖還算新人,但表現優異,成為重點培養對象。

在翻譯部的實習期滿之後,上麵對她有新的工作安排,把她調到另外一個部門,負責一些領事的基礎工作,例如關注世界各地新聞,和各國同事聯絡,如有特殊情況,能第一時間做出提醒和預警資訊,還有負責一些涉外案件的溝通工作,反正就是輪崗,各類工作都會接觸,一步步往上走,忙碌而充實。

這天晨跑完,路過一個早餐攤,她停下腳步,打算買個早餐回家,在跟老闆點完餐等待時,眼角的餘光忽然瞥到一個似曾相識的麵孔的,她全身毛孔驟然而起,因晨跑而出汗的後背忽然冰涼徹骨,再定睛看過去時,卻不見蹤影。

“姑娘,早餐好了。”老闆提著早餐到門口遞給她。

“哦,好。”她接過早餐,手不由發抖。

掃碼付完款,再往剛纔那個方向看時,依然冇有人影,可是後脊背的涼意卻冇有絲毫緩解。

不可能會是幻覺,她已經很多年冇有想起以前的事了,甚至她根本不記得對方具體的長相。

拎著早餐疾步回家,心臟快要跳出來一樣難受得喘不過氣,關上門馬上反鎖,靠在門邊,看著自己熟悉的房子,才稍稍緩解了一點那份湧上來的恐懼。

早餐吃得食不知味,還不小心把買的豆漿灑了一桌子,又手忙腳亂地收拾。

再洗個澡趕去單位,時間很緊,但還是有意繞開那家早餐店,所以到單位的時候,第一次遲到,遲到了五分鐘。

迎麵走來陶開顏,看到她有點詫異地問:“生病了?臉慘白。”

陳檸回點頭:“有點不舒服。”

回答完便走向自己的位置。好幾次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是剛纔那張臉依然不時冒出腦海,越來越清晰,甚至是猙獰地看著她,是在那個偏僻的小村子裡,男人手裡的木條抽打在她身上的聲音。

她的心猛地一沉,如溺水之人,新號桌麵上電腦開機,螢幕的亮光讓她回到現實世界。

其實這幾年,她真的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以前的事了,尤其是上大學後,隨著公益基金到處去營救被困的人,見過了很多比她更悲慘的遭遇,所以她以為自己早就放下了。

但是那張臉突然出現在眼前時,自己所遇到的事留下的陰影,並不會因為見多了相同的遭遇而減少半分,在某一刻,忽然侵襲而來。

她強製鎮定開始忙工作,試圖把那份恐懼消化掉,她不再是18歲的女孩了,也不可能再遭遇以前的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