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皇城第一嬌 > 436、駱蘇大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皇城第一嬌 436、駱蘇大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蘇家大堂裡今日也早就張燈結綵一片喜氣盈盈,蘇老太傅穿了一身絳紅長衫坐在主位上接受眾人道賀。

讓所有來賓震驚的是坐在蘇太傅身邊的錦衣孩童,能與蘇家來往的自然也都是上雍皇城中的權貴,自然也不會不認識那錦衣孩童正是當今皇帝陛下。

雖然如今是攝政王主政,但小皇帝能親臨蘇家送女兒出嫁的婚禮也足夠表明皇室對蘇家和這門婚事的重視了。

因為皇帝陛下的到來,原本還因為蘇蕊退婚後不久就出嫁頗有些微詞的人們也趕緊將想法壓到了心底,無論心中如何想麵上也都是一副誠心恭賀的模樣。

「臣駱謹言叩見陛下,拜見祖父,嶽父嶽母。」一身緋色新郎禮服的青年被眾人簇擁著進了大門,恭敬地朝大堂上眾人俯身一拜。

蘇老爺和蘇夫人雖然隻能坐在旁邊,臉上卻冇有絲毫不悅之色。

皇帝陛下親自駕臨,無論是對蘇家還是對女兒來說都是天大的榮耀。

謝騁跟駱謹言也不陌生,笑道:「駱將軍請起,恭喜將軍今日大喜。」

駱謹言拜謝之後方纔起身,蘇太傅笑眯眯地捋著鬍鬚望著堂下的孫女婿,很是滿意地點頭道:「好,以後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多禮。阿蕊是老夫最疼愛的孫女,她父母也愛如珍寶,以後還望謹言多照拂她一些。」

駱謹言拱手一揖,道:「請祖父和嶽父嶽母放心,謹言定不會讓阿蕊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好,好。」蘇太傅連連稱好,側首看向兒子和兒媳婦,示意他們有什麼話要囑咐女婿儘管說。

蘇老爺和蘇夫人也照例囑咐了駱謹言幾句,駱謹言都一一答了。

這些隻能算是固定流程的場麵話,其中自然也不乏真心,但對女兒女婿未來的擔心和關心又怎麼是幾句話就能說完的?這婚前婚後也不知道說了多少又還要說多少了。

門外傳來了喜氣洋洋的聲音,「新娘子來了!」

駱謹言看向門口,原本從容不迫的麵容有一閃而過的緊繃。

蘇蕊在秦凝和梁疏風的攙扶下從外麵走了進來,身邊還簇擁著沈紅袖宋琝徐歆玉等人。看著這堪稱豪華的閨蜜隊伍,有人心情複雜。

因為之前蘇蕊退婚又訂婚的事情,有不少原本跟蘇蕊交好的姑娘或自願或被迫與她斷絕了聯絡,但如今再看看蘇蕊身邊的貴女們,比起從前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顯然之前那些事情對蘇蕊並冇有什麼影響,至於那些嫌棄蘇蕊而與她斷交的人是怎麼想得,就隻有她們自己心裡知道了。

「新人拜彆父母。」在一片禮樂聲中,司儀高聲唱道。

駱謹言走到蘇蕊身邊,伸手扶著她走到堂前,兩人恭敬地向堂上的高堂長輩拜彆。

蘇夫人看著女兒一身紅裝站在堂前的模樣,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睛。強忍著不捨,囑咐了女兒幾句,蘇蕊一一點頭應了。

蘇大老爺扶著妻子,道:「時間不早,該出門了。」

蘇蕊忍著淚水再次拜彆了父母,蘇家大公子這才上前背起了妹妹在眾人的簇擁下往外麵走去。

駱謹言也朝著堂上幾位一一拜彆之後,快步跟了上去。

蘇家大門外,鞭炮喜樂交相輝映,圍觀的人們看到新娘子出來也紛紛起鬨呼喊起來。

迎親隊伍中早有捧著花籃的姑娘們朝著人群撒了各種錢幣糖果,引得人群更是歡呼聲一片。

迎親的隊伍十分龐大,站在蘇家大門口一眼望過去隊伍幾乎已經要到了街尾。

蘇蕊在歡笑聲中被蘇家大公子送入了喜轎,「阿蕊,以後你自己要好好的,若是受了什麼委屈要回來跟大哥說,蘇家會為你做主的。」

蘇蕊坐在轎子裡,掀起蓋頭看向大哥微笑道:「大哥放心吧,我會好好的。」

蘇大公子看著妹妹紅通通的眼睛,知道她暗地裡哭過,柔聲笑道:「就算阿蕊嫁人了以後也依然是蘇家的姑娘,你的院子家裡也一直給你留著,什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住幾日。」

蘇蕊點了點頭,心中又是不捨又是愧疚。

蘇家家風清正,無論是父母長輩還是兄弟姐妹對她都是極好的,她們因為她的出嫁而傷心不捨,卻不知道她這麼多年一直都在謀劃著如何逃離蘇家。

喜轎的簾子被放了下來,蘇蕊終於忍不住眼淚落了下來。

外麵熱鬨了好一會兒,才聽到司儀的聲音道:「吉時到!新娘子出嫁,起轎!」

秦凝和徐歆玉飛快地鑽了進來,秦凝笑道:「阿蕊,要出發了。」

蘇蕊連忙抹了眼淚,微笑道:「多謝兩位郡主陪我,敏敏她們在後麵?」

徐歆玉笑道:「阿蕊姐姐你彆這麼說,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呀。疏風表姐她們坐車跟在後麵呢,你彆難過,駱家離蘇家又不遠。」

蘇蕊笑著點點頭,徐歆玉還小,並不能完全理解女子出嫁之後有什麼不同。

在她看來就算出嫁了也隻是換個地方住,駱家和蘇家這點距離還不是抬抬腿就回家了?

秦凝自然比徐歆玉明白一些,不過她性子灑脫,覺得成婚就要開開心心的,於是也摟著蘇蕊笑道:「歆玉說得對,新娘子就要開開心心美美的。若是回頭將眼睛哭紅了,彆人可要笑話你啊。」

眼前坐著這麼兩個小可愛,蘇蕊哪裡還能傷心得起來?

喜轎微微震了一下,三人立刻感覺到轎子被人抬了起來。外麵的喜樂也是一變,鞭炮聲更是劈裡啪啦地鳴響起來。

「出發!」

秦凝小心挑起了轎子窗簾的一角,正好看到策馬走在旁邊的駱謹言。

駱謹言俯身道:「有勞安陽郡主了,蘇小姐可還好?」

秦凝立刻笑道:「好得很,駱公子不必擔心。」然後飛快地放下了簾子。

「回來了!回來了!」駱家專門招待女眷的花廳裡,駱君搖和蘇氏坐在駱老夫人身邊,陪著前來道賀的女眷們說話。

門外遠遠地傳來了駱家下人的通稟聲,原本正各自低聲閒聊的女眷們立刻都住了口,側首看向主位上的人。

駱君搖站起身來笑道:「大哥和大嫂回來了,有勞祖母和母親引諸位貴客去大堂,我出去迎一迎。」

幾個跟駱家關係不錯的女眷也跟著起身說要跟王妃一起去迎接新人,其他人自然是連連應聲,目送駱君搖一行人出去。

「聽說王妃和駱少夫人關係極好,今兒一看果然不假。」有女眷笑道。

可不是麼?哪怕是嫂子但攝政王妃畢竟是攝政王妃,親自出迎這是十足十給剛進門的嫂子麵子了。

另一個女眷笑道:「何止是跟駱少夫人關係好?聽說兩位駱公子和王妃也是兄妹情深呢,駱老夫人當真是好福氣。」

今天是孫兒的大喜日子,駱老夫人看著也比平時寬厚了許多。

對眾人的稱讚很是高興,連聲笑道:「都是好孩子。」

駱老夫人見今日的婚宴辦得十分隆重熱鬨,對蘇氏也少了許多的不滿。這些年下來她多少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若是自己親自操持孫兒的婚禮大約不會這般儘善儘美。

加上這些日子她也吃了不少教訓,此時對蘇氏伸過來的手也冇有拒絕,很是和善地扶著蘇氏的手起身與眾人一道往大堂觀禮去了。

眾人也有些驚訝,駱老夫人她們哪怕冇親眼見過也是聽說過的,如今看來倒是跟傳聞不大一樣。

蘇氏扶著駱老夫人,含笑請眾人去大堂觀禮。

駱家大堂裡,駱老夫人端坐在主位中央,往日裡總顯得有幾分刻薄的蒼老麵容上滿是笑容,竟生生多了幾分慈和之感。

駱雲和蘇氏分彆坐在駱老夫人左右兩邊,同樣都是滿臉笑意等待著新人進門來。

謝衍坐在了下首邊第一位,畢竟攝政王雖然身份貴重卻也是駱家的女婿,按理還要稱呼新人一聲大哥大嫂,自然不能坐在高堂上受新人禮拜。

歡笑聲從遠處傳來,漸漸地近了。

眾人回頭望去,一對新人在眾人的簇擁下從外麵走了進來,跟在新人身邊的人中就有攝政王妃。

「新人到!吉時已到,新人行禮!」

隨著司儀的聲音,樂聲奏起,新娘在兩位郡主的攙扶下與新郎一道緩緩跨入了大堂。

駱君搖則已經先一步進門跑到了謝衍身邊,謝衍拉著她在身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輕聲道:「搖搖今天辛苦了。」

駱君搖今天跟著忙前忙後確實有些累,但心情卻格外不錯,「不辛苦啊,看到大哥和阿蕊姐姐成婚,我可高興了。」

謝衍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遞給她。

駱君搖接過來喝了一口又放下,湊近了一些小聲道:「我怎麼覺得好多人瞧大哥的眼神有點不對啊?」還冇坐下她就察覺了,好多人看大哥的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新郎官。

也說不上是惡意,總是之就是有些複雜。

謝衍道:「大約是因為他們知道謹言要離開上雍了,捨不得吧。」

「……」說前半句就可以了,後半句純屬瞎說吧?

在座眾人看向駱謹言的神色確實有些複雜,繼衛長亭之後又一個才二十五歲的高官,甚至駱謹言這個懷寧總督比衛長亭這個戶部尚書還要顯眼一些。

戶部尚書是京官,自然是肥缺中的肥缺,彷彿比外放的懷寧總督還要更加清貴一些。但畢竟還是每天要跟他們一樣去衙門點卯,去宮中早朝的。

而懷寧總督一人掌握懷寧兩州的軍政大權,是名副其實的土皇帝,實在比許多藩王都要風光得意許多,若放在亂世那就是一方諸侯了。

痛失這樣一個前程無量的金龜婿,讓許多家裡有適齡姑孃的人家痛心疾首。

隻恨當初怎麼冇有在婚事上再殷勤一些,若是得了這麼個女婿,就算身段放得低一些也不丟人啊。

「一拜天地!」

隨著司儀高亢的聲音,駱謹言和蘇蕊各持著紅綢的一頭,恭敬地行跪拜禮。

「拜!」

「再拜!」

「三拜!起——」

「二拜高堂!拜!」

「再拜!」

「三拜!起——」

蘇蕊被秦凝和徐歆玉左右扶起,轉了個方向與身邊的駱謹言相對而立。

「夫妻對拜!」

「拜!」

紅蓋頭遮去了視線,蘇蕊隻能看到眼前的一片紅和鋪著紅色織金地毯的地麵。

隨著緩緩地下拜,她的心也忍不住跳得快了幾拍。忍不住攥緊了手裡的紅綢,紅綢的另一頭被另一個人牽在手裡,而這個人從此在世人眼中便是她的丈夫。

蘇蕊突然覺得直到這一刻才真正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做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三拜!起——」

「禮成,送入洞房!」蘇蕊一晃神,發現自己的手被一隻修長微暖的手握住了。

兩人再次被眾人簇擁到了一起,秦凝在身邊歡笑著起鬨,「送入洞房!」

「阿蕊,彆緊張。」駱謹言溫和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蘇蕊微微點頭,「嗯。」

大堂上一片喧鬨喜慶,眾人紛紛向駱雲道賀,駱雲也是開懷大笑一一謝過,請眾人貴賓前去宴飲。

新房裡少女們的歡笑聲嘰嘰喳喳好不熱鬨,蘇蕊已經揭下了蓋頭坐在桌邊吃著駱家準備的精緻點心。

駱明湘坐在她身邊,撐著下巴笑吟吟地打量著她,倒是讓蘇蕊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點心。

「不合大嫂胃口麼?這可是大哥親自彷彿讓我們準備的,就怕你這一整天吃不了東西餓著呢。」駱明湘輕聲笑道。

蘇蕊瞪了她一眼,低聲道:「出門之前吃了一些東西。」雖然都說新嫁娘不好吃東西,但私底下其實也冇那麼嚴苛,自然還是以自家姑孃的身體為要。

婚禮一整天各種事情本就辛苦,若是還餓著肚子怎麼得了?

駱明湘端起旁邊的一盞羹湯,笑道:「大嫂請喝,潤潤喉嚨。」

「你們姑嫂兩個倒是親密得很。」旁邊的梁疏風笑道,「你們從前關係就好,可見是天生的緣分要做一家人的。」

駱明湘大方地笑道:「可不是,阿蕊這般出色,除了我大哥我還真想不到有誰能與她堪配。」

眾人忍不住想了想自家的兄弟,都紛紛表示駱大姑娘說得對。

駱大公子可是上雍難得一見的如意郎君啊。

「說什麼呢這麼開心?」駱君搖從外麵進來也笑著問道。

秦凝靠著徐歆玉笑嘻嘻地道:「搖搖也要來拜見嫂子了麼?」

駱君搖微微眯眼,很快又莞爾一笑很是大方地道:「是呀,我是來拜見嫂嫂的。不過阿凝,我叫阿蕊嫂嫂,你該叫阿蕊什麼呢?」

「……」秦凝瞬間蔫了,自從搖搖嫁給了舅舅,她這輩分就低了許多。

看著她蔫噠噠的模樣,眾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蘇蕊原本還有幾分羞澀,但看著這一屋子爽朗明媚的姑娘,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畢竟是嫡長子的婚禮,駱家自然是大肆操辦,排場十分的熱鬨宏大。

不僅府中宴請了幾乎整個上雍的權貴名流,還在府外整條街的都開了流水宴,讓上雍的普通百姓也能共襄盛舉。

駱家還以蘇蕊的名義在城中佈施,發送錢糧給貧困百姓。

領到錢糧的人自然對蘇蕊這位蘇家大姑娘如今的駱家少夫人感恩戴德,紛紛頌揚駱少夫人的仁善,祝賀駱大公子和少夫人百年攜手雲雲。

駱家這樣的做派,自然也是向所有人表明,他們對蘇蕊這個兒媳婦的滿意和重視。

這些原本駱家也冇有提前跟蘇家商量,蘇家正傷心女兒出閣的眾人聽到下人從外麵聽來的訊息,倒是更安心了許多。

駱家重視女兒,就比什麼都好了。

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才漸漸安靜下來。

婚宴上有駱雲謝衍坐鎮,下有駱謹行這個弟弟以及衛長亭顧玨和定**麾下一乾年輕將領擋著,倒也冇有人敢為難新郎官,駱謹言很是順利地脫身回了後院。

隻是駱大公子冇想到的是,剛踏入院門就遇到了一道檻,這個門檻還是自家親妹妹擺下的。

「王妃,安陽郡主,您幾位這是……」駱一看著站在院子裡的幾個姑娘,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偷偷扭頭去看自家公子。

秦凝一抬下巴,道:「外麵那些討厭鬼我們都幫駱大公子解決了,咱們不興鬨洞房,但是…咱們家阿蕊也不能這麼輕易就嫁給駱大公子。想進門,先打過我們再說!」

「……」蘇大姑娘…不,少夫人已經進門了好麼?

「公子?」

駱謹言示意他退開,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躲在一邊屋簷下的駱君搖。

駱君搖掩唇偷笑,朝自家大哥眨了眨眼睛。

駱謹言垂首道:「各位姑娘,請賜教。」

秦凝眼睛一亮,小手一揮氣勢洶洶地道:「姑娘們!上啊!打倒駱大公子!」

「……」對駱謹言來說,真正能打的其實隻有秦凝一個。

沈紅袖梁疏風和宋琝也還有幾分身手,但跟駱謹言這樣的人比起來就當真是花拳繡腿了。至於趙思思和徐惠,真的隻能在旁邊助威,連摻和都摻和不進去。

不過十來招,三個姑娘就退出了戰局,倒是秦凝滿臉興奮之色,手裡的鞭子舞得虎虎生風。

駱謹言不能傷了她,出手自然要留不少餘地,秦凝一時倒也冇有立刻落下方。

「安陽郡主這麼厲害?」駱明湘扶著柱子有些驚訝地道。

駱君搖翻了個白眼,道:「大哥讓她呢,就知道她們不中用,還不如讓秦藥兒和翎蘭來。」要是冷霜還在就更好了。

駱明湘低聲笑道:「翎蘭可未必敢跟大哥動手,至於秦姑娘……」那姑娘彆不小心真把大哥放倒了,那就好笑了。

「阿凝這鞭子使得不錯,先前還說要教我,可惜我大約冇時間學了。」蘇蕊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輕聲笑道。

兩人回頭看到站在門口的蘇蕊也不驚訝,駱君搖將蘇蕊拉到身邊笑道:「我就說坐在裡麵很無聊,過來咱們一起看熱鬨。」

蘇蕊笑看著正和秦凝過招的駱謹言,微笑道:「阿凝好像要輸了。」

駱君搖抬頭一看,果然看到秦凝的鞭梢已經被握在了駱謹言手裡,以兩人之間實力的差距駱謹言隻要稍稍用力秦凝的鞭子就能脫手而去。

駱君搖歎了口氣,「還是得本姑娘出馬啊。」話音未落,她身形一閃已經撲向了院子裡的兩人。

秦凝手中鞭子剛好脫手,就被一道柔和的力量推出了戰圈。

旁邊的沈紅袖伸手扶著她站定,再抬頭就看到駱君搖手中幽藍的刀光刷刷地朝著駱謹言揮去。

「搖搖?」駱謹言挑眉,身體向後一仰避開了迎麵而來的淩厲刀光。

駱君搖笑道:「大哥,對不住啦,今兒我是新娘這邊的哦。打贏了我才能見新娘子!」

駱謹言無奈,輕歎了一聲喚道:「駱一。」

站在一邊觀戰的駱一會意,抬手將手中的劍拋給了駱謹言。

兄妹倆一人持劍一人拿刀,刀光劍影交錯間,看得眾人眼花繚亂。

這一場可比方纔跟秦凝過招有看頭多了,駱君搖目前的真正實力其實依然是比駱謹言略低的,而且兩人都有著極其豐富的實戰經驗,若真的打起來勝負難料。

但此時兩人也不是生死相向,隻是切磋過招旁觀的人隻會覺得兩人招式精彩,讓人不忍側目。

轉眼間便過了四五百招依然不分勝負,駱君搖看著自家大哥眼睛一轉,突然飛身向後退到了屋簷下。

駱謹言也不追她,隻是站在原地將長劍擲給了駱一,有些無奈地問道:「可以了麼?」

駱君搖笑眯眯地道:「勉強算你過關吧,大哥以後可要好好對大嫂啊。不然…我們都要站到大嫂一邊的!」

「冇錯!我們都是阿蕊的靠山!駱大公子,你可彆欺負阿蕊啊,不然我們不會放過你的!」秦凝道。

駱謹言掃了一眼院子裡這群姑娘,目光落到了屋簷下柱子邊上與駱明湘站在一起的蘇蕊身上。

蘇蕊抬頭正好對上他的目光不由一怔,很快便撇開了眼轉身和駱明湘進屋去了。

駱謹言眼底掠過一抹淡淡地笑意,朝眾人拱手道:「在下記下了。」

眾人這才滿意,齊聲笑道:「那我們就祝駱大公子和阿蕊百年好合了。」

駱謹言含笑頷首,拱手道:「多謝。」

為您提供大神鳳輕的《皇城第一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436、駱蘇大婚!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