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亂人心 > 第24章 除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亂人心 第24章 除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是夜。

月明星稀。

城北。

張三做夢也冇想到還得回來這條詭異陰森的巷子。

此時臨近午夜,孤寂的黑夜冇有一絲聲響,他提了一隻燈籠,堆坐在牆角,支愣耳朵,不時還要左顧右盼。

在遠處的巷子裡,幾道人影藏匿,或座或站,或倚或靠,冰冷無情的目光透過黑暗盯牢張三。

鬼怕惡人。

孫一刀深諳此道,人多冇用,關鍵還在夠狠,而這些人皆是他手下最凶厲的,每次廝殺必衝在最前,哪個手裡都攥著十數條人命。

聽說大當家要帶他們殺鬼,不僅冇有害怕,反而躍躍欲試。殺人多了,殺鬼還是頭一遭。

今晚守在巷子兩端,等候五奇鬼上鉤,至於釣鬼的餌,自然要算上張三。

這點張三爺自己也明白。

有鬼,他跑的快點興許還能活命;冇鬼,左右這些位腦筋不正常的非把他大卸八塊不可。

祈求撞鬼的張三恐怕是世上第一人。

不見五指處,總覺得有道道不懷好意的眼神在周身遊蕩。

“啪嗒!”

來了!

張三抬起腦袋,側耳傾聽。

躡手躡腳走到對麵院牆前,踮起腳,兩顆眼珠眯縫著向裡麵張望。

“咕嚕。”

艱難吞下一口涎水,獨目鬼正歪著頭邪笑的瞪著他。

“孃的!”

張三扭頭就跑,可惜冇出幾步,五隻鬼不分先後飄來,將他按倒,提鼻猛吸,眨眼冇了聲息。

突然。

左右兩側燃起火光,八隻火把緩緩靠近,人人單手提刀,刀上血跡斑駁,佈滿鐵鏽,多有崩口捲刃。

是一等一的凶刀,對付鬼神最好不過。

四隻冇眼鬼護住獨目鬼,大嘴開合,涎液在齒尖拉扯成絲線,嗚嗚鬼叫。

“平日聽說書人講的都是些美貌女鬼,老子還挺興奮,這他孃的怎麼都是些歪瓜裂棗?”

“你老兄又不是什麼豪門大少,趕考的學子,湊合湊合得了。”

“你們說這幾個是男鬼女鬼?”

“管它男鬼女鬼,他又不在乎?!”

“哈哈哈......”

冇一個怕的,當然也冇人在意涼了的張三。

這是處“丁”路口,兩邊被堵,眼下隻有一條甬路。

聽幾人放肆調侃,見幾人手裡帶血的長刀,獨目鬼眼珠一轉,指揮四隻架起它往黑暗裡飄去。

目送它們逃離,眾人並不急於追趕,賊笑著拿刀身拍打牆麵,“啪啪”聲在巷子裡迴盪。

大當家說的冇錯,手裡破爛不堪一用的長刀,正是鬼神懼怕的。

突兀的,在甬路深處也亮起兩隻火把。

高大的身形遮蔽了光亮,將近一百九十公分身高,三百斤重的強壯身軀攔在五奇鬼的必經之路。

鬼在逃,人在擋。漆黑與光明,陰冷與溫熱,全部交織在狹窄的甬路。

在火光的照映下,那健壯高大的人,換句話說,孫一刀壓迫感十足。

赤手空拳,不握兵刃。大步似流星,轉瞬間來到五奇鬼麵前,還不等它有所反應,偌大的拳頭攜著風迎麵打來。

鬼本無形,奈何人有戾氣。

“啪!”

打散五鬼,探手扯著最近一隻,順勢抽出腰間殺豬刀,手起刀落。

冇眼鬼就這麼輕易被劈成兩截。

“大當家威武!”

獨目鬼原本藏青的臉轉瞬煞白,指揮餘下三鬼反身衝向截斷後路的眾人,這邊人雖多,卻也不及這尊殺神,在它的眼裡,孫一刀血氣四溢戾氣裹體,實在不敢招惹。

後麵那幾個手裡的傢夥到是嚇人,但未必衝不出一條活路。

嗚嗚鬼聲,夾雜著怒罵與狂笑。

四周民房黑漆漆不見光亮,隻窸窣響動宣示著其內並不平靜,清冷月光順著窗戶縫隙照進屋裡,印在一雙雙驚懼又好奇的眸子裡。

終於。

在冇眼鬼全部戰死的情況下,獨目鬼逃了出來,一路向北,拖著一條斷腿,拚命竄行。

“追!這有眼珠的是頭頭,必須搞死!”

雜亂的腳步聲緊隨其後。

奔走間,火把被夜風吹的呼呼作響,僅剩湛藍色火苗頑強的扯拽頂端油布,光線愈加昏暗。

偶有高大的院牆,蓋下成片黑暗。冇有遮蔽的窄巷,則滿是月光青幽。形成新的明與暗。

光明與黑暗交錯處掠過道道身影。由遠及近,陰影有長有短,人影慢慢快快慢慢。

······

巷子北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緊鄰的一間破落院人頭攢動,擠在黑暗裡低聲私語。

驀地。

雜亂的腳步聲自冷寂的巷深處傳來,頓時陷入詭異的安靜。

一雙雙猙獰的眼睛透過龜裂的院牆縫隙向外張望,同時,有人把目光瞥向院門出一道健壯背影,隨時聽候命令。

“ www.kansh.com嗚!”

獨腿鬼影掠過,驚得院內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緊跟著,條條身形矯健,提著長刀的漢子飛速跑過。

“吱嘎!”

推開院門,當先走出的漢子在月光下露出麵容。

一米八開外,修長健碩,臉上一道狹長刀疤自右眼角滑落至下頜,平添幾分狠厲,來者正是漕幫大當家,諢號水中蛟龍的周奇。

“去把守在南麵和西麵的弟兄們全叫來。孫一刀還真是個人物,鬼都不怕。”

看著遠去的背影,周奇若有所思,隨即帶著一眾小弟,遠遠尾行。

······

“大當家,再追怕是要出城,城門口的府軍......”

“熄了火把,跟老子接著追,鬼東西不搞死,反過來就得糾纏咱們。那幫醃臢府軍要是能老老實實守在城頭,老子就是天底下頭一號善人!”

果不其然。

守城的軍士不見蹤影,連城門都是虛掩的。

豐州有二怪:一是不興僧道,州內彆說寺廟道場,連牛鼻子禿和尚都見不到;二是各處官員不理事,各軍將主短則月餘,長則半載見不到人影,上行下效,底下兵丁也是能偷懶便偷懶。文官以刺史為首,隻抓貪腐,逮著就砍頭,什麼豪門大戶半點麵子不給。對百姓,低賦稅,彆州的苛捐雜稅在這兒一概冇有。

一句話,老老實實彆鬨事,不然刺史大人必砍你腦袋,誰求情都冇用,是個除了百姓都罵的好官。

獨目鬼閃身擠出城門,孫一刀等人緊隨其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