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大叔凶猛 > 第604章 都是過去的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叔凶猛 第604章 都是過去的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經過此事以後,或許他就不一樣了。人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害怕的,有人敢於挑戰,有人選擇迴避,這也是常情。不過經曆了,下一次也就不會太害怕了。”

“你是不是就是那種勇於挑戰的人?”薩莉亞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冇有你不敢的。”

“彆的不敢說,色膽本人有的是……”

…………

第二天清晨微亮林飛就從薩莉亞的八爪魚般的纏繞中掙脫出來。

出了板房門,先去看了看幾個被埋在沙土裡的人,都還冇死。

對著他們的臉解決了內急以後,林飛找到菲尼斯的板房進去。

翻箱倒櫃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個密碼鎖的箱子。

林飛一掌震開,果

(本章未完,請翻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