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大明鎮海王 > 第2069章,青黴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鎮海王 第2069章,青黴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京城,大明醫學院的一間實驗室內。

年邁的教授張誌剛正帶著自己年輕的孫子張行健在實驗室裡麵做實驗。

張誌剛是大明醫學院最早的一批教授,在醫學院裡麵教書育人、研究各種各樣的醫術和藥物,這一乾就是20多年的時間。

此時的張誌剛已經是一個近80歲的老人了,但身體依然還是很不錯的,精神狀態也很好,而且依然還熱衷於研究各種各樣的醫學技術,熱衷於在這裡給人上課。

儘管他早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本該回家好好的修養,但是他閒不住,當了一輩子的大夫,看了一輩子都病,又在這裡做了20多年的教授,教了很多的學生。

真讓人閒下來的話,他還真的是閒不住,故而也是不要錢,免費的繼續在大明醫學院這裡繼續給人上課,傳授自己豐富的醫學知識和經驗。

在這大明醫學院,他一直以來也是非常受人尊重,受人愛戴,無論是學校裡麵的老師還是學生,都親切的稱呼他為老教授。

張誌剛為大明醫學院付出了很多的新學,教了很多的名醫,學生也是遍佈大明乃至全世界各地,很多都是各地有名的大夫。

當然,對於自己家族也是無比重視。

張家時代行醫,到了現在也是如此,他所有的後代都是行醫的大夫,年青一代的後人基本上都是進了大明醫學院裡麵學習各種各樣的醫學。

這個小孫子張行健雖然年僅十八歲,但已經跟隨老教授學習醫術多年,尤其喜歡學習和研究細菌、病毒學,喜歡用顯微鏡去觀察微觀的世界。

“爺爺,這個器皿裡麵全部都長黴了。”

張行健和往常一樣準備看看自己培育的細菌,當看到16號器皿裡麵的情況時,頓時就驚奇的喊了出來。

“是嘛,我看看。”

張誌剛一聽,也是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

先看看自己的這個小孫子,張行健是典型的中西混血,父親是大明人,至於目前則是來自歐洲的白奴。

原本僅僅隻是張家買回家當奴婢使用的,有一次張行健的父親喝酒回來,直接就將他母親給辦了,於是就有了張行健。

因為他父親這一脈一直以來生的都是女兒,隻有他張行健這一個兒子,故而雖然是奴婢生的,但張行健從小也都備受重視,連帶著他母親也是從奴婢變成了小妾,地位得到了提高。

張行健有著一頭烏黑、硬直的東方黑髮,但眼睛深邃、猶如藍寶石一般,鼻梁高挺、皮膚白皙、身材高大,麵相上又更像大明人,一看就知道是混血兒。

像張行健這樣的混血兒現在非常的常見,尤其是這京津地區,人們生活水平高收入高,故而買歐洲白奴為小妾、奴婢之風非常的盛行,於是就有了大量的混血兒。

雖然是混血兒,不過也是大明人的後代,大明人倒也是從來就冇有將這些混血兒當外人一般來看待,都是將他們當做自己的子孫來對待。

像張行健,雖然是混血兒,但是他爺爺、他父親、乃至叔叔伯伯對他都很不錯,從小就備受重視,再加上其本身又聰明好學,更是深的他爺爺張誌剛的喜愛。

一把年紀的張誌剛因為年紀太大的緣故,雖然精神和狀態都不錯,但是身體已經不行了,整個人的顫顫巍巍的。

一旁的張行健看著自己的爺爺,腦海中仔細的回憶起來。

這個16號器皿好像前段時間的時候,因為爺爺在實驗室裡麵的時候突然暈倒了,然後自己急匆匆的將他送去醫治,再接著自己剛好又遇上了醫學院一年一度的出診期,和很多同學一起去了山西的一些農村義診。

結果就是耽誤了差不多20多天的時間,冇想到因為當時自己太過著急,忘記蓋上蓋子了,這竟然全部都發黴,長滿了青色的長毛了。

“都長黴了,把它扔了吧。”

張誌剛看著發黴的器皿,這都跟黴豆腐差不多了,長了一層青色的長毛了。

“嗯~”

張行健點點頭,正要將這個器皿給扔了,想了想又將它放到了顯微鏡下,仔細的一看。

“裡麵的鏈球菌竟然大大減少了,而且青色黴菌越近的地方,鏈球菌的數量就越少,難道說這種青色的黴菌能夠對鏈球菌產生損害,或者是能夠大大的滅殺鏈球菌?”

張行健整個人都來精神了。

一直以來,張行健都在研究鏈球菌、分支桿菌,之所以要研究這個東西,是因為張行健在跟隨自己爺爺學醫、行醫的過程當中看到了很多人因為癆病不治而亡,所以他就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研究出新的醫術或者藥物來治療這個癆病。

癆病在此時是根本冇有任何辦法治療的一種不治之症,得病死亡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並且這種病還具有傳染性。

不僅僅是在大明這邊有大量的病人,而且在張行健目前家鄉歐洲這邊,癆病更是非常的流行,尤其是在貴族之中,得癆病的人很多。

得了癆病的人身體消瘦,臉色蒼白,隻有在午後的時候會出現短暫的潮紅,故而在歐洲這邊,很多的貴族都以得這種病為榮,這是一種貴族病,有人為了得這個病,甚至於故而去接觸癆病的人。

“爺爺,器皿裡麵的病菌似乎好像被殺了,這種青色的黴菌好像可以殺死鏈球菌、分支桿菌。”

張行健有些激動的喊了起來。

“什麼?”

張誌剛一聽,也是微微一愣。

行醫一輩子了,又是大明醫學院的教授,還開創了很多新的醫學領域,對於細菌、病毒學也是有著極深的研究。

他太清楚自己孫子在研究的這些病菌之類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這是導致癆病、傷口感染的一些細菌、病毒。

在多年的行醫過程當中,張誌剛見過很多、很多的人因為得了癆病而死亡,癆病是根本就冇辦法治好的疾病。

對於孫子想要研究這種疾病的想法,張誌剛還是支援的,但並不覺得他能夠研究出什麼東西出來。

幾千年的時間了,不僅僅是大明的醫生對其束手無策,即便是歐洲、天竺、奧斯曼、非洲等地也冇有任何的醫術和藥物可以治療這種這種疾病。

但是這種疾病的傳播卻非常的廣泛,得癆病而死亡的人數很多,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死於癆病。

張誌剛顫顫巍巍的過來,通過顯微鏡仔細的觀察起來。

“好像真的是被殺死了很多,離這種青色黴菌越近的地方,鏈球菌、分支桿菌的數量就越少。”

張誌剛觀察完畢之後,也是點點頭說道。

“爺爺,我們是不是可以單獨的用這些青色的黴菌去做實驗,看看它是否真的可以用來殺死這些細菌?”

張行健想了想說道。

“嗯,可以試試,或許真的有效。”

張誌剛點點頭說道。

如果這種青色的黴菌真的可以殺死鏈球菌、分支桿菌的話,那就意味著極有可能可以用於治療癆病,這將會是一次重大的突破啊。

這癆病以後可能就不再是不治之症了,而是可以治好的一種病了。

“是!”

張行健一聽,也是來精神了,迅速的開始行動起來。

小心翼翼的將器皿之中的青色黴菌給分出來,然後重新弄到一個有著大量鏈球菌、分支桿菌的器皿裡麵。

第二天,當張行健再次來到實驗室進行觀察。

“真的有效果!”

“這青色的黴菌可以殺死大部分的鏈球菌和分支桿菌,這些鏈球菌和分支桿菌好像是被溶解了的樣子。”

通過顯微鏡仔細的一看,張行健頓時就忍不住興奮的喊了起來,真的有效,這意味著這種青色的黴菌極有可能是可以用於治療癆病的,而這將是細菌、病毒學的一次重大飛躍和進步,這個成果足以證明細菌、病毒學的巨大作用。

同時這也意味著,癆病這種困擾著人類幾千年曆史的疾病,它將迎來自己的剋星,從此以後,癆病也是可以治好的。

張行健急匆匆的找到自己的爺爺張誌剛,將這個好訊息分享給他。

“真的有效啊?”

張誌剛一聽,也是興奮無比,看樣子這種青色的黴菌真的是可以用於治療癆病。

“你提純一些這種青色黴菌出來,然後去找患有癆病的人試一試。”

想了想,張誌剛也是吩咐起來。

在這個時期,這方麵的管理自然是不如後世的嚴格和規範,很多新的藥物、治療辦法的運用,隻要雙方同意,那都是隨時都可以進行的,冇有那麼多的步驟、手續之類的。

甚至於新的藥物的上市和銷售,它也是冇有什麼過多的步驟、手續之類的,因為朝廷對這方麵的管製很鬆,甚至於可以說冇有什麼管製。

這並不在朝廷的職責認為之內,更何況隻要是為了治病救人的,這些都不算什麼了,這也是大明醫學院這邊諸多新藥、新醫術發展極為快速的一個原因。

這是一個比較粗獷的時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