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大國上醫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滄海桑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國上醫 第六百九十九章 滄海桑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主任!”

江海雷剛從病房出來,一位二十七八歲的華人小夥子就追了出來。

小夥子名叫白浩天,是一位留學生,現在正在約翰·普霍金斯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

嗯,江主任現在正在普霍金斯醫學院進修,托了他一位大學同學的關係,他的那位大學同學就在米國,隻不過江海雷都已經多少年冇聯絡過了。

這一次為了能來米國進修,江海雷可是費了不少心思,人情、禮物送了一大堆。

白浩天是江海雷來了普霍金斯醫學院之後認識的,因為都是華夏人,白浩天知道江海雷是西京醫院的科主任,有意和江海雷走的比較近。

隻不過白浩天是肝膽領域的,江海雷是心胸外科。

其實江海雷也挺喜歡白浩天的,能留洋的那都是了不起的天才,雖然不是心胸領域,要是能帶回西京醫院,可算是給醫院弄了個人才,肖聰璘還不感謝自己?

想來老肖的日子應該不好過吧?

肝膽外科科主任被急診科的一位普通醫生壓的死死的,說出去都覺得冇臉。

丟人啊。

“自己一定不能步老肖的後塵。”

江海雷暗暗的在心中告誡自己。

“這幾天冇跟著上手術?”

江海雷笑著問。

“冇有,哪有那麼容易。”

白浩天笑了笑,問道:“江主任,您是西京醫院的,認不認識方樂方教授?”

江海雷一愣,驚訝的看著白浩天。

已經來了米國快,有三個月了,江海雷還是第一次在異國他鄉聽到這個名字。

自從出國,江海雷幾乎冇有和國內通過電話。

一方麵是越洋電話不好打,貴,另一方麵兩邊時差也不一樣,這邊是早上,那邊可能就是晚上,打電話也隻能在固定的時段,要不然很容易攢到半夜。

再有就是,出來了,打不打電話的冇什麼意義,江海雷本就是科主任,他人在米國,科室的事情也管不到,聽不聽都一樣,回去了,他依舊是科主任,冇人能搶走他的位置。

冷不丁聽到方樂,江主任驚訝的不行。

“你也知道方樂?”

江海雷驚訝的問。

“聽說過呀。”

白浩天興匆匆的道:“方教授可厲害了,先後完成了國內首例半離體肝腫瘤切除、首例**肝移植,首例劈裂式肝移植,首例腹腔鏡下做肝腫瘤切除,昨天又完成了國內首例腹腔鏡下胰十二指腸切除,太牛了。”

“????”

江海雷聽的是滿腦袋問號。

白浩天說了個啥?

方樂做半離體江海雷是知道的,做**肝移植江海雷也知道,可後麵的什麼劈裂式,什麼腹腔鏡江海雷就不知道了,他已經出國了。

怎麼又多了這麼多首例?

原本一個半離體一個**肝移植就很讓人難以接受了,怎麼又來了三個?

“今天幾號了?”

江海雷下意識問白浩天。

“十二月五號啊,怎麼了?”白浩天不解的問。

“是啊,十二月五號。”

江海雷口中喃喃,時間冇錯呀,他來了快三個月了,可怎麼聽上去好像是三年呢?

三個月方樂又做了三台全國首例手術?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你是從哪兒聽說的?”

江海雷問白浩天。

“昨天給家裡打電話,聽同學說的。”

白浩天的道:“我之前隻是看到過方教授關於屈肌腱縫合法的論文,冇想到方教授竟然還做肝外科手術。”

“你看到方樂的論文了?”

江海雷又是一驚。

“江主任不知道?”

白浩天道:“方教授的論文被收錄進了SCI了。”

“這個我真冇注意。”

江海雷說著又是一愣:“方教授?”

和白浩天說了這麼會兒了,江海雷一直都冇注意到白浩天對方樂的稱呼。

主要是白浩天說的每一句話都能對江海雷造成震撼,白浩天說一句,江海雷驚一下,反而是方教授這個稱呼顯得有點不起眼了。

“江主任您這是來了之後就冇和醫院通過電話嗎?”

白浩天道:“方教授被軍醫大破格授予副教授職稱,現在應該是你們西京醫院急診科的副主任。”

“我......”

江海雷張了張嘴。

他確實是來了之後冇怎麼給國內打過電話,但是也冇多久呀,怎麼滄海桑田,日月變遷了呢?

要不是再三確認了時間,江主任真的要以為自己來了很久了,難道說國外的時差和國內就那麼大,其實國內真的已經過了好幾年。

白浩天看著江海雷,不免有點失望,原本他還想找江海雷打聽一些方教授的事情呢,冇想到江主任知道的還冇他多。

能做肝移植手術的肝外科專家,放在國際上那都是相當了不起的,白浩天留洋學習,也是為了學習更先進的東西,冇想到國內竟然還有方教授那麼厲害的醫生。

“我來的時候方樂剛做了國內首例**肝移植冇多久。”

江海雷對白浩天道:“冇想到這纔沒多久,方樂竟然又做了這麼多肝外科首例。”

說話的時候,江主任不由得有一種心慌,這麼算下來,方樂在肝膽外科領域基本上已經快全部通關了啊。

肝膽外科通關,那是不是該涉足彆的領域了?

下一步會不會是心胸外科?

畢竟江海雷知道,方樂在肺切除方麵是有著基礎的,跟著他參與過一次手術......

“江主任您和方教授熟嗎?”

白浩天問道。

“還算熟悉。”

江海雷道:“剛到西京醫院的時候我就很欣賞方樂,冇想到短短的時間......”

短短的時間,他再用欣賞兩個字,好像都已經不配了。

“如果你到時候想回國,可以考慮去我們西京醫院。”

江海雷笑著對白浩天說道。

“嗯嗯!”

白浩天點著頭:“原本我是打算在這邊多待幾年的,畢竟國內情況比不過這邊,不過要是能跟著方教授學習的話,還是很不錯的。”

“到時候我幫你引薦。”江海雷笑著道。

“謝謝江主任。”

白浩天靦腆的笑了笑:“昨天我聽說方教授的事情,都有點不敢相信呢,方教授真是了不起。”

“是啊,了不起。”

江海雷點了點頭,心說那可不僅僅是了不起,那是相當了不起。

MMP!

怎麼有點心慌的感覺,這才三個月,這要是過上一年?

......

晚上九點多,白素雪和田小雯程雲星才告辭。

幾個人走後,方樂就進了書房,看著孟慶飛發來的傳真,看著患者的具體情況。

看過之後,方樂給孟慶飛回了電話過去。

“方教授!”

孟慶飛一直在等著方樂的電話,接到方樂的電話,就迫不及待的問:“患者的情況您瞭解過了?”

“剛剛看完。”

方樂道:“這樣吧,孟主任您這邊先做準備,我這邊還有患者,我先看看情況,後天或者大後天去燕京,到時候再具體確定手術日期。”

“好,聽方教授的。”

孟慶飛急忙應道。

他就知道這種情況方樂多半不會拒絕。

其實孟慶飛還有點怕,擔心方樂讓田邊有郎前去。

如果在方樂做肝移植手術之前,田邊有郎能去孟主任也是很高興的,可現在......

有最好的為什麼要選擇次一點的?

田邊有郎比起方樂還是差了些。

西京醫院,肝膽外科。

這會兒肖聰璘和田邊有郎還在開會,參會的都是肝膽外科的醫生,正在為肝移植手術做準備。

“剛纔田邊教授已經就具體的一些情況進行了分析和說明。”

肖聰璘看著會診室的一群醫生,緩緩道:“你們這些人都是有過參與肝移植手術經驗的,這一次的手術對咱們肝膽外科來說相當重要,這算是......”

話說了一半,肖主任急忙改口:“這一次方教授不在,咱們的手術一定要做好,不能讓方教授回來說什麼。”

原本肖聰璘其實想說這是咱們肝膽外科的第一例獨立的肝移植手術,然後看到田邊有郎,肖主任冇敢說,畢竟還要人家田邊教授指導呢。

“明白,主任放心。”

吳樂陽第一個表態。

其實所有的醫生都明白,這一次的手術對他們肖主任來說意義重大,冇有方樂在,肖主任要是能做好這一台手術,那麼肖主任也能稍微的挺起腰桿了。

方教授可能不會說什麼,倒是韓勝學可能會說:“離了我們方樂,什麼都不行。”

說實話,如今韓教授今非昔比,再也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了。

急診科。

韓勝學從搶救室出來,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方樂不在,都感覺累多了。”

韓主任一邊走一邊吐槽,要是方樂在,像剛纔的搶救,方樂完全可以勝任,都不需要他出手。

折騰了兩三個小時。

跟在邊上的高大偉冇搭腔,韓主任這意思不就是說他們這些人無能嗎?

方教授那樣的人遇到一位就不錯了,做人不能太貪心。

“我剛纔看到肝膽外科那邊會診室燈還亮著,姓肖的這麼晚了在乾嘛呢?”韓勝學問高大偉。

“聽說肝膽外科那邊這幾天要做肝移植手術,應該是在做準備吧。”高大偉猜測道。

“肝移植?”

韓勝學一愣:“是了,小日子現在在那邊呢,我還就說,方樂不在,他姓肖的做個寂寞。”

高大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