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柒墨繁體小説 > 都市 >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癮 > 364,如果我今天非要碰你呢?【二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癮 364,如果我今天非要碰你呢?【二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進了客廳,娟姐笑著說道,「段小姐,今天冬至,我包了好幾種餡料的餃子,你想吃什麼……」

「隨便。」段霏說完就上樓了。

娟姐看著小姑孃的背影,悠悠的歎了口氣。

「娟姐,有韭菜豬肉的嗎?」程方問。

「有。」娟姐點頭。

「太好了,我要吃三十個!」

娟姐:「……」

**

段霏來到樓上,進了房間,放下包。

手機突然響了。

「喂。」

「霏霏,今天是冬至,我看了天氣預報,今天帝都挺冷的,記得早點回家吃餃子。」

段霏麵無表情的聽著電話那頭的噓寒問暖,「f國好像冇有冬至這一說法吧?你還是好好準備幾天後的聖誕節吧。」

「霏霏,媽媽真的擔心你啊……」

「你的擔心對我來說一文不值。」

「霏霏……」

「不要給我打電話了。」段霏說,「很煩。」

說完掛斷電話。

……

容家老宅。

程老爺子已過八十歲高齡,老人家向來注重傳統節日,所以這一天,隻要冇有太重要的事情,容家人一律都回來過節。

容默慵到的時候,客廳很熱鬨。

容老爺子穿著質地精良的老人服,手握著柺杖坐在太師椅上,身邊圍著好幾個容家子孫。

「爸,默慵回來了。」長子容少偉提醒。

容老爺子抬眼,原先帶著笑容的老臉霎時沉了下來,「你還知道回來?」

因為這句話,周遭頓時都安靜下來。

容默慵微笑著將脫下來的外套遞給傭人,提腳走到跟前,「爸,我這剛回來,公司累積了太多事情要處理……」

「感情你這去了f國兩個月,不是為了忙公事?」容老爺子打斷,「大婚之日將兩家人就這麼撂在現場,放著兩百來號的賓客不管,棄容家臉麵於不顧……你倒是說說看,去那邊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說到最後,柺杖猛的杵了一下地麵。

周遭一眾人等都被嚇得心神俱顫,不敢說話。

容老爺子雖然平時待人還算慈祥,但當年能一手創立容氏集團的人,又怎麼會是真的和善?

容默慵卻依然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那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容老爺子一雙炯目直勾勾的看著他,「處理完了是嗎?」

容默慵點頭。

「既然如此。」容老爺子收回視線,「明羨,你跟默慵說一下婚禮補辦的事情。」

薄明羨忙說道,「是這樣的,默慵,知道你回國後,我就立刻聯絡了周家父母,也和月瑤談過。他們的意思是婚禮補辦越快越好,畢竟上次鬨得不太愉快,所以這次也想辦的更隆重一些,原先的賓客名單又增加了幾十個人,婚宴方麵……」

「這些細節問題。」容默慵淡聲打斷,「大嫂你安排就好。」

「行。」薄明羨點頭,「那時間的話,暫定在這月底的26號,也就是一週後,這個日期是周夫人定的……」

「可以。」

容默慵的態度,讓容老爺子終於臉色稍緩。

薄明羨也笑著說道,「爸,既然都定下來了,你也就彆怪默慵了,他也不容易。」

容老爺子冷哼一聲,「月瑤怎麼還冇到?」

薄明羨看看時間,「應該快了,我出去接一下。」

容老爺子點點頭。

**

周月瑤此時剛從車上下來。

手機響了,她點開。

【月瑤,上次給你的藥用了嗎?】

周月瑤下意識伸手進包裡,摸到那瓶藥。

從f國回來後,她心情不好,有一次喝醉酒,跟表姐吐槽了一下容默慵對她的冷漠,然後表姐就給了她這種藥,說是會讓男人動情,而且這種藥功效冇那麼猛,一般人就算事後也根本察覺不出來……

「月瑤。」

周月瑤嚇了一跳,忙將手拿出來。

薄明羨笑著走過來,「趕緊的,我帶你進去。」

「謝謝薄夫人。」

「默慵已經來了。」薄明羨說,「你放心,我已經跟他說過補辦婚禮的事情,他都答應了。」

「是嗎?」周月瑤聽到這話,總算安心了。

「我早說過,默慵不是那麼不負責任的男人,他是有重要事情纔去f國的,對了你之前不是也去了嗎?」

周月瑤點頭,「我在那待了一個星期,他早出晚歸,確實挺忙的。」

薄明羨歎氣,「對男人你要多體諒,默慵現在管理整個容氏集團,而且還有那麼多的分公司……其實現在已經算好的了,海內外的酒店都投入運營了,今年已經很少出差了……」

周月瑤一直靜靜的聽著。

等到了彆墅門口,薄明羨停下腳步,「月瑤,今晚默慵也是難得回來,你可得抓住這次機會,懂嗎?」

周月瑤看著她,「薄夫人,你的意思是?」

薄明羨笑的意有所指,「你們不會到現在還冇發生關係吧?」

周月瑤眼神動了一下,「這個……」

「那就怪不得了。」薄明羨說,「這男人啊,大抵都是不願意結婚的,尤其是默慵這樣的男人,他這麼晚結婚不是冇理由的……」

「薄夫人。」周月瑤突然說道,「那今晚,你得多幫幫我。」

薄明羨自然點頭,「那肯定的,放心吧。」

就這麼進入彆墅。

周月瑤一眼就看到了容默慵。

灰色針織衫搭配黑色長褲,裡麵是白色襯衫,搭配細邊框的眼鏡,正在和身邊人聊天,臉上掛著一層薄笑,斯文儒雅。

「默慵,月瑤來了。」薄明羨提醒。

一屋子人都看了過來。

容默慵也抬眼,對她點了下頭。

周月瑤立刻心旌神搖,臉上掛起甜美的微笑,「默慵,好久不見。」

容默慵冇說話。

倒是薄明羨笑了,「這就是默慵不應該了,工作再忙,也得陪陪未婚妻。」

周月瑤忙說話,「默慵工作太忙,我可以理解的。」

「看看,還是月瑤善解人意。」薄明羨看了看時間,「爸,可以開席了。」

容老爺子點頭,拄著柺杖起身,「開席吧。」

**

餐廳一個大圓桌坐的滿滿噹噹。

周月瑤自然被安排坐在容默慵的身邊。

傭人過來,給每個人倒了紅酒。

「今天本來是家宴,但是月瑤馬上也會和默慵結婚,以後也是容家的一份子。」容老爺子舉起酒杯,「月瑤,婚禮的事情,是我們容家做得不對……」

「老爺子,您彆這麼說。」周月瑤看了眼容默慵,「默慵他工作忙,我可以理解的。」

這番大氣體諒,讓容老爺子愈發滿意。

一頓飯吃的還算和睦。

隻不過吃了一半,容默慵手機突然響了。

他起身,「我去接個電話。」

等他離開後,周月瑤的視線落在麵前的杯子上。

因為心不在焉,連薄明羨的話都冇有聽到。

「月瑤?」薄明羨看著她笑,「默慵走了怎麼都不說話了?」

周月瑤麵色微囧,「冇有,就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問默慵啊。」

周月瑤笑,「好。」

……

容默慵很快拿著手機回來。

晚餐繼續。

眾人都喝了點酒,吃完飯就移步到客廳。

傭人送上餐後水果和茶水。

誰知好景不長,容默慵再次起身,「爸,我去書房處理一下郵件。」

容老爺子皺眉,「吃個飯也這麼多事!就你忙是吧?」

容默慵笑容隨意,「我不忙,你才應該擔心不是嗎?」

容老爺子:「……」

容默慵笑著離開。

冇多久,周月瑤起身,端起一杯茶水,「我去給默慵送點茶水。」

容老爺子忙吩咐,「明羨,你帶月瑤去書房。」

「好。」

**

書房裡,容默慵在給程方打電話。

「三爺,今天段小姐上午去學校練畫,中午在食堂吃的,吃完飯就去了一個畫展,看完後去見了江小姐,兩人一起吃完下午茶就回家了。剛纔娟姐給她煮了餃子,現在吃完上樓了。」

容默慵手指揉著太陽穴,「今天心情怎麼樣?」

「心情……」程方想了想,「應該不錯,畢竟跟閨蜜見麵了嘛,我坐在隔壁,反正聽著笑的還挺開心的。」

容默慵點頭,「那就好。」

「三爺……」

房門突然被敲響。

容默慵說,「我待會回去,掛了。」

房門被打開,周月瑤端著一杯茶走了進來,「默慵,冇有打擾你吧?」

容默慵挑眉,「有事嗎?」

周月瑤走到跟前,將那杯茶放下,「給你送點茶水,剛纔看你喝了好幾杯酒,喝點茶水解解酒。」

容默慵點頭,「謝謝。」

周月瑤揉揉手指,「剛纔薄夫人跟我說,你同意26號補辦婚禮?」

「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周月瑤忙搖頭,「我就是……挺開心的。」

容默慵笑了一下,端起茶杯。

見他喝了好幾口,周月瑤心裡緊張又激動。

等放下茶杯,她便體貼說道,「那你先忙,我回去陪老爺子再說會話。」

容默慵:「好。」

**

周月瑤重新回到客廳。

她看著時間。

這個藥起效果是半個小時的時間,不能拖延……

她拿起手機,作勢看了一眼,「老爺子,時間不早了,我得先告辭了。」

「這麼早嗎?」容老爺子皺眉。

薄明羨也說道,「就是啊,再坐一會。」

周月瑤看了眼書房方向,「默慵這會兒在忙工作,我還約了個朋友……」

果然聽到這話,容老爺子開口,「去把默慵叫來!」

「老爺子。」周月瑤忙說道,「不用打擾他,我可以自己去的……」

「那就讓默慵送你。」容老爺子一聲令下。

薄明羨忙起身,「我去叫他。」

……

容默慵還是出來了。

容老爺子說,「月瑤有事要忙,你坐車送送她,一個女孩子,大晚上的多不安全。」

周月瑤還有些擔心容默慵會不答應,誰知他居然點頭答應了,「好。」

拿了外套,男人伸手示意,「走吧。」

周月瑤忙抬腳跟上。

到了外麵,她坐進那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司機不是常見的那位程助理,她也冇多想,「默慵,剛纔看你還在工作,我本來是想自己去的……」

「不礙事。」容默慵問,「你要去哪?」

周月瑤說,「淮海路。」

容默慵點頭。

「這家咖啡館好像就在你住的小區外麵。」周月瑤說,「還挺巧的。」

「這麼晚了,跟誰見麵?」容默慵突然問。

「一個朋友。」周月瑤解釋,「她上週去,我讓她幫我代購了東西,她公司就在附近,正好把東西帶給我。」

容默慵點了下頭,便不說話了。

車子緩慢的開著。

車廂內恢複安靜。

周月瑤一直偷偷的在看著男人,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容默慵闔著眼皮假寐,臉上卻冇有半點的變化。

直到車子來到咖啡館停下。

容默慵睜開眼睛,「到了。」

周月瑤看著他,「默慵……」

容默慵挑眉,「還有事?」

周月瑤眉頭緊皺。

最終,她隻能推開車門,「那我先走了,再見。」

剛下車,黑色勞斯萊斯迅疾開了出去,如一道黑色閃電,很快就在夜色中冇了蹤影。

**

段霏晚上10點就上床睡覺了。

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覺空氣中似乎有氣流在湧動著。

她猛地睜開眼。

結果被眼前一張過分逼近的男人麵孔嚇到心跳驟停。

她有輕微的幽閉恐懼症,所以睡覺時習慣在床頭亮一盞小燈,光線昏暗,所以此刻冷不丁看到,委實嚇了一大跳。

男人就這麼坐在床邊,雙手撐在她的枕頭兩側,低著頭盯著她,目光幽深,還有一股明顯的酒氣……

段霏害怕極了,她忙起身,裹著被子拚命往後躲,「你怎麼進來的?」

容默慵邪肆的勾起嘴角,「讓你安穩過了一個星期,不會真以為我冇辦法進來吧?這是我的彆墅,我有備用鑰匙。」

段霏簡直驚了,「我反鎖了!」

「反鎖又如何?」容默慵說著,往前湊了湊,「小乖好香……」

「你不要碰我!」段霏忙喊。

容默慵笑了,聲音低沉蠱惑,「如果我今天非要碰你呢?」

他向來不是個會憐香惜玉的人。

況且已經兩個月冇有碰她?

之前聽了程方的話,給她時間適應,結果她倒好,還真以為他好說話?居然整整一個星期都反鎖臥室,每天隻有早上能見一麵。

至於今晚……

可能是因為喝了兩杯酒的關係,有些情緒,實在是控製不住。

尤其進來看到段霏黑髮白膚的躺在他深色的大床上……

征服!

此刻他眼裡心裡隻有兩個字:征服!

容默慵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薄唇貼了上去。

「唔……」

段霏真冇想到,容默慵居然真的要強她。

她拚命的掙紮,暗色環境也讓這種恐懼無限加大。

在男人的手指鑽進她睡衣的下襬,並且目標精準的……

段霏渾身一顫。

嘴唇被堵著,根本說不出話。

她伸出手,摸到枕頭下麵。

米青蟲上腦的時候,人的防備會降至最低。

所以當腹部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容默慵的動作霎時停止。

他低下頭,看著冇入襯衫的半截刀柄。

神色有著瞬間的怔愣。

鮮血很快湧了出來,染濕了白色襯衫,然後血液順著刀柄,落在段霏白皙的手指上。

溫熱粘膩的觸感讓她睜大眼睛。

大約過了兩秒鐘後,段霏猛地把手縮了回去,她歇斯底裡的發出尖叫聲,「啊啊啊啊啊——」

為您提供大神蘇子歡的《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癮》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364,他低下頭,看著冇入襯衫的半截刀柄【二更】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